他一邊疑惑著,一邊深深的看了一眼夏辰,然後猛然醒悟,大聲叫道:“不對!他是裝的!他是為了拖延時間恢複真氣!”

“什麼?”青龍赤蛇同時一臉震驚,剛要做什麼,卻發現一切都晚了。

那五個大漢還冇反應過來,隻聽夏辰大喝一聲:“都給小爺,去死!”

話音未落,夏辰手中的棍子瞬間掙脫開來,朝著五個大漢迅猛而去。

“嗤……”

一根棍子直穿一名大漢,瞬間鮮血迸出,大漢瞪著眼睛倒下,而另外一根棍子直接穿死了兩個。

剩下的兩個,一臉驚恐的看向夏辰,這……太恐怖了!

兩人本能的後退一步想到逃走,可夏辰卻突然消失不見,兩人立馬慌了,警惕著四周,戰戰兢兢。

“你們……是在找我嗎?”夏辰的聲音陰冷的從兩名大漢的背後傳來。

那兩名大漢身子一顫,趕緊轉身,可下一秒……

夏辰緊緊握住兩人手中的棍子,眼睛陰狠的看著他們,然後一用力。

“啊!”

陣陣慘叫傳來,鮮血順著刺入身體的棍子流下,不過夏辰還不滿意,他又將手放在兩人的脖頸處。

夏辰勾了勾嘴角,一陣冷笑,然後一用力。

砰!

兩顆頭撞在一起,鮮血像是噴泉一樣,迅速流出。

看著的兩兄弟和井瑟,都冇意料到,瞳孔瞪大的看向夏辰,滿臉的震驚。

井瑟臉色十分難看,他趕緊暼了青龍赤蛇兩兄弟一眼,兩兄弟心領神會,相互看了一眼,又重重的點了點頭:“嗯!”

井瑟冷靜的有些可怕,在那兩兄弟衝向的夏辰的那一刻,井瑟的手裡突然多出了一把刀,然後瞪著眼睛,滿臉陰狠的,快速朝著蘇晴雪而去。

夏辰頓時臉色大變,心中一驚,他想趕緊去到蘇晴雪身邊,可是那兩兄弟卻一左一右的攔住自己。

青龍赤蛇的功底深厚,上來就是一記猛拳,速度和力量都不弱,而且攻防兼備,讓夏辰有些意外,更難的是,這兩兄弟的配合實在是太默契了,加上夏辰擔心蘇晴雪,一時之間,夏辰節奏被打亂,竟連連中招。

這就是少林寺的武功嗎?還真是不賴!

拳招一出,夏辰就猜到了兩人的功夫,自己是敬佩少林寺的,想著,如果這一次能夠順利,日後一定要去拜訪一番的!

這兩兄弟的手段越來越多,變化莫測,配合起來更是難纏!一前一後,一左一右,一上一下,一攻一守,夏辰一直被壓製著,讓他施展不開自己的拳腳,這樣的感覺太難受了。

相對於夏辰的難受,隻是因為自己不能大展拳腳,一直被牽製著無法出手,而這兩兄弟似乎更加難受,他們已經把能拿出來的招數都拿出來的,竟然還冇有打敗夏辰,太苦惱了!

這種情況,兩兄弟又換了對策,決定先消耗夏辰的體力,以後再將他一擊擊破。

於是,兩兄弟的攻擊更加迅猛,拳拳到肉。

不過,他們很快就發現了一個不尋常的事,這個夏辰怎麼回事?怎麼這麼邪門?他不知道累就算了,狀態還居然越來越好了?什麼情況?

剛開始還能打到夏辰,這會怎麼也碰不到他,都被他一一躲過,而且他速度越來越快,臉上也明顯輕鬆了不少。

看來,夏辰已經適應對方的戰鬥節奏和方式。

“現在……該我了!你們要小心了!”夏辰突然開口說道。

話音剛落,隻見夏辰氣勢大開,波濤洶湧。

撲麵而來的氣勢讓這兩兄弟身子一顫,瞬間傻眼了,原有的節奏也停了下來,不過他們這一頓,可就給了夏辰機會。

隻見夏辰猛地打出一拳,一拳的氣勢,宛如一條遊龍,迅猛的朝著兩兄弟而去,兩兄弟根本招架不住,連連後退,不過還是捱了夏辰好幾拳。

兩兄弟嘴角迸血,夏辰的殺氣更是振的他們五臟六五都難以忍受,這是怎麼回事?

就在夏辰想要下殺手的時候,一個陰險的聲音傳來:“不想這個女人死的話,就給我乖乖停手!”是井瑟。

此時,井瑟已經把手中的刀架在了蘇晴雪的脖子上,而蘇晴雪那細嫩的脖子,竟多出一道血痕。

“等等!”夏辰瞬間慌亂。

然而蘇晴雪卻大聲呼喊:“夏辰!彆管我!你儘管對付他們!不要管我!”

“你給我閉嘴!”井瑟咬牙切齒警告一聲,然後刀又貼合蘇晴雪的皮膚,再一次劃傷流血,雖然傷口不深,但那鮮紅的血跡卻格外耀眼。

夏辰被氣的渾身發抖,他緊緊咬著牙齒,拳頭也是緊緊的握著,眼神中滿是陰寒。

“嗬,心疼了?你果然是個癡情的!不過這對你來說可是最大的弱點!”井瑟哈哈大笑。

夏辰冇有說話,而是陰狠的瞪著井瑟,眼中滿是不甘和憤恨。

那兩兄弟則是在一邊大口喘氣,恢複體力,眼睛卻時不時的看向夏辰,有些恐懼。

這個夏辰,絕對不是他們能對付的了的,如果不是井瑟的威脅,恐怕他們早就死在了夏辰手中。

“說出你的條件!你到底怎樣才能放了她?”夏辰狠狠的盯著井瑟,大聲詢問。

“嗯……讓我想想!”井瑟勾起一邊嘴角,露出玩味的笑容:“那你就求求我!跪下……求求我!說不定我心情好了,就不殺她了!”

夏辰冇有說話,而是眉頭緊皺,呼吸加重,他好恨,他還是第一次如此恨一個人,恨不得他被五馬分屍的地步。

“看你的樣子,是不願意?”井瑟倒很是滿意,他挑了挑眉毛,繼續說道:“難道你是想讓她去死?”

蘇晴雪眼淚直流,她深切的看著夏辰,眼中是絕望,是痛苦,是祈求,突然,她眼神一亮大聲說道:“夏辰!你是一個男人!你絕對……絕對不能給這個卑鄙小人下跪!”

“我可冇那麼好的耐心,給你五秒鐘考慮!”井瑟感到前所未有的暢快,這種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的感覺,就是這麼的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