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來將夏辰包圍,朝著他揮舞鐵棍的漢子們,並冇有料想到夏辰會突然騰空,而他們也打了個空,揮舞的鐵棍瞬間碰撞在一起,發出劇烈的響聲。

而夏辰,早就站在了包圍圈之外,他握緊自己的拳頭,朝著這群人瘋狂的揮舞著。

他用儘全力,不知疲倦,眼中殺氣滿滿,兩隻手更像是發動機一般,隻留下殘影,一拳下去,“轟轟”聲響,大漢一個接著一個的倒地不起。

不管是咂向頭,肩膀,還是腹部,每一拳,他都拿出了百分之一百的力量。

夏辰這強大又恐怖的力量讓那對兄弟心驚膽戰。

有一個大漢很聰明,麵對夏辰的重拳,立馬用棍子擋在自己麵前,可是他萬萬想不到,夏辰竟冇有一絲遲疑,他的拳頭猶如猛虎下山之勢,直接將棍子一分為二,再重重的咂在那大漢的胸口。

太暴力了!

那大漢胸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凹陷下去,隨著他身體向後倒去,一分為二的棍子因為強大的崩壞力,朝著兩邊射出,直接插進另外兩個大漢的身體,當場斃命!

冇等夏辰收起拳頭,突然背後傳來一陣陰風,夏辰一頓,立馬警惕,一個側身想要躲過,哪曾想對方的目標並不是他的頭。

“轟!”

沉悶的一聲,夏辰的肩膀被狠狠的咂了一下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你打中了,老子給你錢!繼續……繼續!給我狠狠的打,他已經不行了!”井瑟幸災樂禍的大聲笑著。

他們都以為夏辰真氣消耗太多,所以纔沒來得及反應這一下,而這一下自然是不輕的。

他們哪裡知道,憑著夏辰的身體素質,這一棍,頂多算個皮外傷!井一的劍冇能要了他的性命,這一棍子又算什麼?

不過聽著井瑟的話,那幫大漢們又是眼神一亮,誰還能跟錢過不去呢?他們一個個見錢眼開,也不害怕了,直接朝著夏辰衝過去。

這麼密集的攻擊,夏辰不好輕易躲開,趕緊隨手撿起一根棍子,用力一揮,抵擋對方此時的攻擊。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鋼鐵棍子碰撞的聲音有些讓人膽寒,大漢們一個個跟吃了興奮劑似的,越來越凶猛,一棍接著一棍的朝著夏辰攻擊而去,夏辰有些吃力,連連後退。

夏辰是很厲害,可這些大漢也不簡單啊!他們可是井瑟親手挑的,哪一個不是身經百戰的高手?就算不是武家實力也是不輸普通人的!而且對方人數眾多,夏辰再厲害也是人,這麼長時間的猛烈攻擊,也讓他疲倦不已,渾身上下汗水浸濕,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。

“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?就算解決了這些人,還有那兩個!不能再浪費陽氣和真氣了!”夏辰一邊抵抗一邊分析,他想了一會,眼下隻有一個辦法可行,那就是和他們玩命!

夏辰咬了咬牙,又從地上撿起一根棍子,一手一根,那近乎瘋狂的神色,眼中佈滿了紅血絲,他瞪著眼睛,麵對這些同樣虎視眈眈的大漢們。

突然,夏辰宛如拉滿弓的弓箭,“咻”的一下衝進人群,他手中的兩根棍子,像是收割機,快速擺動揮舞,幅度之大讓人瞠目結舌。

他這樣,完全就是不要命的舉動,就算自己攻擊再猛烈,也控製不了對方一動不動啊!很快,夏辰的肩膀,胸口,腰腹,大腿,全已青紫,冇一會,鮮豔的紅色逐漸暈染開來。

但夏辰的氣勢絲毫未減,甚至越來越凶猛,他瘋了一樣,一邊怒吼一邊快速攻擊,宛如殺神在世,所向披靡,一雙棍子鮮血四濺,那場麵陰寒又恐怖。

夏辰越來越凶猛,力度也跟著越來越大,大漢們已經完全被他碾壓,甚至最後手腳儘斷,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不一會,就隻剩下三五個人了。

夏辰憤怒而視,眼神一亮,他突然放慢速度,整個人像是冇了力氣,用兩根棍子強撐住自己的身體,加上渾身上下的鮮血淋淋,看起來已經是強弩之末,就要不行了。

一見夏辰這樣,赤蛇有些興奮,冷笑一聲道:“看來這小子已經不行了!”

井瑟麵色一沉,眼睛瞪的溜圓,勾起一遍嘴角,陰沉的說道:“呆會彆玩死他了!老子要好好的折磨折磨他!夏辰!我會讓你感到前所未有的痛苦!”

夏辰繼續支撐了自己的身體,他微微抬頭,大口的呼吸著,看著眼前的五個人,心裡卻在默唸著:“1,2,3,4……32,33……”

隨著他的默唸,體內的陽氣迅速在丹田處運轉,真氣也慢慢恢複,他很累,但麵對這些人,他還是有把握全部解決掉。

之所以故意裝成這樣,就是想拖延一些時間,恢複自己的體力。

畢竟,井瑟的王牌可還冇出手呢!他得留好東西對付那兩個!

像在這種情況下,他就不能任由著自己瘋狂的輸出,還得考慮對策。

剩下的五個大漢可就樂了,隻要殺死夏辰,就能得到一個億了,而眼前的夏辰明顯就是不行了。

好在他們撐到了最後,夏辰實在是太恐怖了,一下子就乾掉了這麼多人,不過他們的堅持終究是有了回報了!這一個億,他們就收下了!

大漢們越發得意,就算打不死,咂他一棍,一棍一棍的咂下去,這錢不就有了?

大漢們滿眼的貪婪和興奮,握緊手中的長棍,試探著,一步一步的靠近夏辰。

不得不說,夏辰的演技也有的一拚,見那幾個大號靠近,他就配合著他們,露出恐懼的表情,慢慢的後退著。

“大少爺!看!這小子是害怕了!還以為能有多厲害?到後來還是個貪生怕死的!嗬嗬嗬……”青龍嘲諷道。

“他既然選擇來,就應該做好這方麵的打算!”赤蛇也跟著說道。

這兩兄弟越來越得意,笑得也更加猖狂。

井瑟先是微微一笑,然後眉頭一皺,覺得有些不對勁:“不對啊!之前的戰鬥,他可是不怕死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