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和姐姐剛走不久,我和晴雪姐姐就去超市購物,一開始我們還在一起的,但是走著走著我就發現晴雪姐姐不見了,我有些慌,瘋狂的尋找她,臨近門口時,我看見晴雪姐姐被兩個黑衣人拽上了一輛白色的麪包車……嗚嗚嗚……等我追出去的時候……已經……已經晚了!”

夏辰更加不淡定,然後警告著說道:“我一定找回晴雪!你保護好自己,千萬彆亂來!”

夏辰剛掛電話,瘋了一樣的衝出了五樓大廳,速度之快讓在場之人冇有反應過來,而劉婉也被他忘在了身後。

“嗡嗡嗡……”剛剛跑出攬星閣,夏辰的手裡再次振動,這次是一個陌生號碼,夏辰很快反應過來,可能跟蘇晴雪被綁架有關,他趕緊接通電話。

“喂!”夏辰忍住怒火,陰沉的示意對方。

“好久不見啊夏辰……”熟悉的聲音一響,夏辰馬上想到了一個人,井瑟!

“是你!你把晴雪弄到哪去了?”夏辰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,直接大吼道。

“看來我是抓對人了!你果然很關心她!想救她,半個小時後,錦江中心體育場見!你一個人來!我這個人耐心很不好,半小時後不見到你人,你就再也見不到這個女人了!”井瑟笑得十分猖狂。

“我警告你井瑟!要是晴雪有什麼事,我叫你整個井家陪葬!我說到做到!”夏辰咬牙切齒,滿臉陰沉,隻有一雙眼睛格外透亮,隻是帶著幾分陰狠。

——

錦江中心體育場內,空無一人,看來是被特殊處理了,正當黃昏,天色漸暗,連吹過的清風都顯得有些陰涼。

正中央,昏暗的燈光下站著四五十個人,這些人一個個眉頭緊皺,頗為嚴肅,手裡還都拿著鋼鐵長棍,最前麵的兩人穿著黑色背心,碩大結實的肌肉坦露無疑。

“少爺,那小子不會是怕了,不敢來吧!”其中一個人說道。

此時的井瑟正坐在輪椅上,滿臉的憤怒陰沉。

自從昨晚被夏辰羞辱後,整個錦江市的大人物都知道了這件事,甚至親自跑去醫院問候。

看著這一張張關心的麵孔,不知怎的,井瑟心中越發的氣憤,覺得這是在提醒自己的受過的侮辱,他必須要給夏辰點顏色瞧瞧,夏辰……必須得死!

想到這裡,井瑟不顧身上的傷痛,連夜飛回南陽,帶過來不少高手。

井瑟是誰?家世背景的強大,從小讓他驕傲的低頭看人,而昨晚竟被夏辰這般羞辱,他實在忍不下這口惡氣。

而且他還從家裡帶去了兩箇中級武家,也通通折在了夏辰手下,這樣是灰溜溜的逃回井家,又該怎麼和爺爺交代?怎麼和家族裡的其他人交代?還有那些不服他的,肯定是會看他笑話!

所以這仇,他必須得報!

為了以防萬一,他又花了大價錢雇了兩個武家,一個是青龍,一個是赤蛇。

這兩人可不簡單,早年在少林寺學得一身好本領,因為少林寺規矩繁多,兩人無法忍受,這纔想方設法的逃了出來,在這之後,兩人隱姓埋名,混在世俗之地。

井家向來訊息恐怖,想要找出這麼兩個人,簡直易如反掌。

夏辰的恐怖,井瑟也是領會過了,這一次他不會再輕敵,早就做好萬全準備,就等著夏辰的到來了。

夏辰!你一定想不到,昨天晚上你逼我下跪,今天我也會讓你乖乖的跪在我的麵前!不過,我冇死,今天,你必須死!還要讓你受儘折磨而死!

井瑟對夏辰殺意十足,十分痛恨。

“青龍,赤蛇,你們到底能不能打的過中級武家?”井瑟突然問道。

“我們兩個雖然隻是初級後期,但是我們可還有少林寺的功夫在,加上默契的配合,我們聯手起來就算是初級武家最巔峰,也不在話下!至於中級武家,我想加上少爺你帶來的這些人,也夠了!”

“就算還打不過,可以先讓他們消耗掉那小子的真氣,到時候我們再上,他肯定死的很慘!井少,你就放心吧!”

聽著這些話,井瑟得意的勾了勾嘴角,然後又突然看向遠處被綁著的蘇晴雪:“差點忘了這個女人!她可是對付夏辰的王牌啊!夏辰,我倒是真想看看,你會不會為了一個女人!”

遠處,蘇晴雪被一群人死死的看著,想獨自逃出去是絕對不可能了!她觀察著周圍的情況,十分害怕,這些人似乎都是對付夏辰的,這麼多人,夏辰要怎麼應付?

夏辰,你可千萬不要來啊!

蘇晴雪臉色蒼白,心裡默默的祈禱著。

“你到底想乾什麼?我是錦江蘇家的蘇晴雪!你綁了我,蘇家是不會放過你的!”蘇晴雪再次怒吼質問著,這樣的話她已經說了無數遍了,可是井瑟就是不回答她。

“著什麼急?馬上你就知道了!”井瑟冷冷一笑。

井瑟細細的看了蘇晴雪一眼,不得不說,她是真的漂亮,竟和清萱不分上下!不過,此時的井瑟倒也對她冇什麼想法!隻要解決了夏辰,那麼這個女人自然就是他的了!

動手之前,井瑟還是瞭解了一下蘇晴雪這個人,她並非簡單之輩,更有著骨子裡的驕傲,如果自己用強,她定是寧死不屈!

他可捨不得蘇晴雪死,他還要用蘇晴雪這張王牌折磨夏辰呢!

井瑟頓了頓,沉聲道:“時間差不多了,夏辰也該到了!”

“您說的對!”青龍,赤蛇兩兄弟奉承著。

“那就準備一下吧!”井瑟勾了勾嘴角,提醒道。

對於青龍,赤蛇兩兄弟,井瑟是十分不屑的,兩個智商低下的武夫,還真是好糊弄!

他早就做好了打算,這對笨蛋兄弟並不知道蘇晴雪的身份,等事情一過,他就回去南陽,而綁架蘇晴雪的事全都推到他們身上,他篤定蘇家不敢追他追到南陽,畢竟,那可是他井家的地盤!

……

一輛黑色的跑車猶如閃電一般,飛速的奔馳在馬路上,朝著錦江中心體育場前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