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著夏辰的話,男人先是一愣,然後又會心一笑:“不錯啊,小兄弟!你眼光不錯!”

夏辰也跟著笑笑:“這扳指……是極好的翡翠,市麵上可不多見!加上精良的做工,更是價格不菲!這是我見過最貴重的翡翠。”

男人微微一笑,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:“不錯!這扳指是我祖上傳下來的!聽說是我太爺爺在朝廷做官時,好友贈送的!早在很多年前,一位富商看上了我這扳指,開價八千萬!不過當時我冇同意,一方麵是因為價格低了,另一方麵是對我有特殊意義!你是怎樣覺得,我會把這扳指讓給你?”

男人語氣有些狂妄,眼中帶著精光,玩味的看著夏辰。

“我去!不會吧!這翡翠玉扳指真的這麼牛?”

“不可能!你看他的穿衣打扮,怎麼看也不像是個土豪!說不定是他胡說八道的!”

“不管怎樣,那個扳指看起來確實價格不菲!”

“不過我倒是好奇,那個夏辰是怎麼擱這麼遠,還能找到這種極品?”

……

八千萬的祖傳寶貝!這樣的詞一出來,便引起了眾人的猜測。

“八千萬?怕不是在吹牛皮吧!那我還說我的紅寶石價值一個億呢!”董浩不甘自己被比下去,滿臉的嘲諷之意。

男人被董浩的這番嘲諷弄得有些生氣,他居然敢質疑自己祖傳的東西?

“我知道口說無憑,我有扳指的鑒彆證書!”男人怒氣沖沖的一邊說著,一邊從懷裡拿出一張紙,然後,所有人都被震驚到了,也包括夏辰。

這大叔還真的是,直接亮出這種東西,彪悍!

鑒彆證書一亮,董浩瞬間啞口無言,整個人像吃屎了一樣的難堪,他緊握拳頭,開始憤怒,焦慮。

他居然冇有一樣比的過夏辰,接連的打擊讓他感到暴躁不安。

“我是可以證明我這扳指的真假,不過我還是那句話,小兄弟,你憑什麼覺得我會把它讓給你?”男人勾了勾嘴角,繼續問道。

此話一出,所有人眼光跟著而去。

“我看您麵色蠟黃,身體瘦弱不堪,說話無力,眼睛無神,經常頭昏眼花,噁心嘔吐,咳嗽伴血,老先生,您的胃癌怕是已經到了晚期吧!這個時候,醫院也是無能為力了!”夏辰眉頭一皺,一臉的嚴肅的說道。

男人定睛一愣,震驚的看向夏辰。

“你會醫?”男人有氣無力,還伴隨著顫抖的說道。

“普通人看您麵相也會認為您是個病人!不過我能看到更深層的東西,我想……您應該體會到了!”說著,夏辰站起身來:“我知道,您心裡對我一定有所懷疑,不過身為一名醫生,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您,您這病……有救!或許這個扳指,就能救您一命!”

此話一出,立馬引起軒然大波。

“什麼?夏辰是個醫生?”

“他不就是個大學生嗎?有些才氣和學時,怎麼又多了一個身份?搞不懂!”

“不過……八千萬換一次治療,有點貴吧!”

“貴什麼?那可是胃癌晚期!真要是能治得好那纔是神啊!”

“騙人的吧!我覺得不太可能!”

“我也這樣認為!”

……

夏辰的話,再次讓現場的賓客們議論起來,而那對中年夫妻也很是震驚。

“小兄弟,你這話……好吧!容我們夫妻二人討論討論!”男人歎了口氣迴應。

“請便!”夏辰淡然一笑,默默的等著。

約莫二十分鐘左右,中年人意味深長的看向夏辰,然後,在眾目睽睽之下將自己大拇指上的扳指,緩緩摘下,並遞給了夏辰:“小兄弟,我相信,你是一個能創造奇蹟的人!我把這扳指……讓給你了!而且我認為,八千萬,買一條命,值了!若是命冇了,再多的錢也都是廢紙!”

夏辰笑了笑,接過扳指,認真迴應:“您放心,我一定會還您一個健健康康的身體!不過還請您等一下,稍後,我再主動聯絡您!”說完,夏辰轉身便朝著舞台前去。

而後,賓客們突然響起一片歡呼和掌聲,目視著夏辰走向舞台。

夏辰手裡拿著扳指,勾起一邊嘴角:“看到了嗎?對我來說,賺錢就是這樣輕鬆!除非你不生病,否則我必定讓你心甘情願,雙手奉上你的錢!不僅僅是你,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如此!所以錢這種東西對我來說,唾手可得!這就是你和我之間的差距!記住了嗎?”

夏辰一臉自信的看著董浩,霸氣的說著這一切。

經曆了這一番的董浩不敢相信,他眼神恍惚,大口大口的呼吸,眼中滿是紅血絲,憤怒的盯著夏辰,突然“噗嗤”一聲,董浩一口鮮血吐出,然後他再也控製不住自己,瘋了一樣的朝夏辰撲去。

“兒子!”陳錦虹被嚇了一跳,然後又命令保鏢:“去!攔住少爺!”

幸虧保鏢攔住,不然夏辰可不會手下留情。

“夏辰……我記住你了!”陳錦虹也跑到舞台上,眼神銳利像一把鋒利的刀子,狠狠的瞪著夏辰。

“我得罪的人多了!還請你快點下手!”夏辰不屑的笑了笑,說完,便拉著劉婉的手走下了舞台。

賓客們見這對有情人攜手下台,紛紛鼓起掌來,不知怎的,劉婉笑得很燦爛,跟個孩子一樣,這還是她第一次這樣高興。

“嗡嗡嗡……”褲兜裡一陣強烈的振動感,夏辰拿出手機,是劉曼,她給自己打電話,還真是稀奇。

“喂……”

還冇等夏辰問話,手裡那頭率先響起:“夏辰快……夏辰!”劉曼聲音急切又害怕。

意識到不妙,夏辰立馬皺起眉頭,趕緊詢問: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“晴雪……晴雪姐姐她……被綁架了!”劉曼邊哭邊說。

“你說什麼?”夏辰立馬不淡定了,瞳孔瞬間放大,腦子一懵一片空白,不過他馬上愣回神:“到底怎麼了?彆哭了!一字不落的告訴我發生什麼?”

劉曼平靜下來,開始述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