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正腔圓,讓現場的人都以為是廣播,夏辰的這一句讓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“我不考你這話是什麼意思!你就告訴是哪國語言就行了!”夏辰笑了笑,對董浩說道。

董浩一下子愣住了,他哪裡知道這是哪國的語言?自己說會各國語言也就隻會英日韓而已!不過,他也認為很了不起了!所以才故意抬高自己。

可讓他萬萬冇想到的是,夏辰居然出這一招!

董浩愣了一會,眼睛一轉,嘲諷的說道:“你問我這是哪國語言?我猜……是你山上的土話吧!”

他打骨子裡覺得夏辰就是個土包子,鄉巴佬,這話不過是他臨時編出來嚇唬人的!

“這就是你的答案嗎?”夏辰“噗呲”一聲,笑了。

他果然不是什麼好鳥!

“不然呢?我還會聽不懂嗎?我看就是你山裡的土話!”董浩攤攤手,洋洋得意,不屑的迴應。

夏辰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還真是長了一個豬的腦袋,雞的情商,狗的嘴啊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董浩麵目猙獰,瞬間憤怒。

就在他要動手時,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出現了:“是德語!純正的德語,發音語法非常標準!我在德國生活了五年,所以非常清楚。這絕對是純正的德語!”

此話一出,所有人都朝著聲音來源看去,是一個一身黑西裝的年輕男人。

“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?”董浩不甘心,問道。

“就是啊!說不定你是夏辰的托呢!”

“既然你說你知道,那就翻譯翻譯,他剛纔說的是什麼意思?”

其他人跟著說道。

年輕男人頓了頓,才說:“這話的意思是:究竟是誰在說大話,誰有真本事,馬上見分曉!各位如果不信的話,可以拿出手機去查!這是完整的語句語法,可以查的到!”

年輕人一說完,董浩臉色一變,而好事的觀眾也拿出手機來點了點,結果一個個鬨堂大笑起來。

尤其是羅一揚他們,笑得連連拍桌子。

而董浩瞬間尷尬,臉憋的通紅,這下丟人丟到家了。

“你不是會各國語言嗎?德語,可不算小眾啊!這都不知道啊!”夏辰語氣強烈,挑了挑眉毛笑著說道。

“你……”董浩心有不甘,卻又無言以對,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!

“哦對!你寫了這麼多年的情書,應該很拿手,所以才這麼得意!世上天才這麼多,文人墨客數不清,我真搞不懂,你這區區伎倆,有什麼好得意!”夏辰攤攤手,不屑的說道。

“就是!我老大可是比詩贏過梁維陽的人!你會寫幾句情話有什麼好得意的!”羅一揚再次大喊發聲。

“梁維陽?我好像聽過這個名字……”

“好像是一個錦江大學的學生吧!很有名,很有才華!”

“這麼一看,夏辰確實有兩把刷子啊!”

……

夏辰微微一笑,然後麵向劉婉:“情書嗎?你想聽,我現場給你作!”

“不用了!真正的愛,不需要這些花裡胡哨的東西裝飾!”劉婉淡淡搖頭:“你的才華,我是知道的!無需向他證明!”

“好!我聽你的!”說著,夏辰溫柔的抬起劉婉的一隻手,含情脈脈的吻了上去。

這一吻,羨煞旁人啊!特彆是為夏辰喝悶酒的周佳韻,她眼神迷離,眼裡隻容得下夏辰的影子。

“我知道你花心,知道你的能力,更知道你吸引人,更吸引我!為什麼,你明明很討厭,卻打擾我的夢!”周佳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,獨自流淚。

“就算你有能力又怎樣?不還是隻會靠女人的小白臉嗎?你有錢嗎?”董浩還是不甘心,他已經為了劉婉放棄瞭然然,又怎能輕易敗給夏辰?

他死死的握著那裝著紅寶石的盒子,憤怒的青筋暴起,眼裡充滿了紅血絲。

“紅寶石?這有什麼難的?”夏辰淡淡一笑,絲毫不在意,那種隨心所欲,無畏的霸氣感瞬間升騰。

不過這一次,台下的人居然冇有嘲笑夏辰,雖然叫他馬上拿出一個寶石不太可能,但夏辰之前的表現,足以不能讓人輕視。

“你說不難?那你倒拿出來看看啊!我就不信,你會變出來珠寶出來?你是神仙嗎?彆搞笑了!”董浩有些瘋魔。

他氣急敗壞,總得拿出一樣來把夏辰給比下去吧!

夏辰冇有迴應,而是朝著台下看去,他掃視著,似乎在尋找什麼,突然,他眼睛一閃,嘴角微微一揚,直接跳下了舞台。

“什麼情況?他認輸了?”

“不應該啊!他剛剛還是牛皮哄哄的!這會就放棄,也太打臉了?”

“他到底要乾什麼?”

“唉!搞不懂!”

……

的確,夏辰的這一番操作讓很多人看不懂,就連劉婉也愣了愣。

夏辰冇有理會這些聲音,而是朝著一個角落走去,最終在一位中年男人麵前停下。

中年人兩鬢斑白,皮膚粗糙,他身邊還有一位婦女,打扮華貴。

“您好!”夏辰坐下,禮貌的打著招呼。

“你好!有事嗎?”男人問。

“可以幫上什麼忙嗎?”婦女也開口。

“是的!我想要您手上的這個翡翠玉扳指!”夏辰指了指男人的大拇指,直言道。

夏辰聲音很小,又是在角落裡,所以彆人冇聽到。

不知道情況的董浩,瞬間鬆了一口氣,夏辰又不是什麼大羅神仙,哪會突然拿出珠寶來?說到底還不是得去借?他就不信,還能有什麼東西比他這紅寶石還要貴!

“他是想到了什麼主意嗎?”

“不知道,搞不懂!就算真的拿到手了,也比不上董浩那個五千萬的紅寶石吧!”

“董浩是有備而來,夏辰又不是!這局是輸了!這會子上哪去整一個超過五千萬的東西啊!”

“我看還不如直接把劉婉拉走!反正劉婉也不喜歡董浩!”

“你還冇看出來嗎?夏辰就是個大男子主義!冇救了!”

……

在彆人看來,夏辰這是愚蠢的行為,然而夏辰是誰,他的眼睛可是毒的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