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要說的很簡單,這個小瑾早就不是什麼黃花大閨女了。不過看她的樣貌和身體情況,年紀也就在十七八左右。年齡這麼小就已經有三四年的性經驗,嘖嘖嘖,實在令人咋舌啊!像這種貨色能混進你們這個圈子,多少有點手段,也就是騙騙你這樣的純情少年了!”

夏辰接著說。

“而且我冇說錯的話……應該墮過胎吧!以後想要懷孕應該是不太可能了!”

聽著夏辰的話,小瑾抓緊衣角,嘴唇微微顫抖,臉色一會青一會綠。

“你……你胡說些什麼?你竟當眾詆譭我的名聲!我纔不是那樣,我不是!”小瑾有些心虛,語氣激動。

“是不是胡說你心裡最清楚!如果白清羽信不過我,也可以帶著你這個小女友去醫院檢查。我猜醫生的話,應該比我說的還要精彩!”夏辰不自覺的笑了笑。

“你……我殺了你!”

小瑾被說的無言以對,竟伸出自己的一雙爪子撲上去,全然不顧及擋在夏辰前麵的蘇晴雪。

蘇晴雪自然是相信夏辰的說的,見那小瑾撲上來,立馬皺起眉頭,一把將她推開。

如此不知廉恥的人,怎麼能出現在自家弟弟身邊?真是噁心!

小瑾坐在地上,她知道自己奈何不了夏辰和蘇晴雪,隻能爬到白清羽跟前,委屈的撒起嬌來:“清羽!他當眾詆譭我,你要為我做主!”

“他說的……都是真的嗎?”

白清羽冷著一張臉,趾高氣揚的看著地上的人。

小瑾滿臉驚恐:“清羽?你也不相信我嗎?你怎麼也相信那個滿口胡話的人?他是胡說的!”

“你要我相信你?那好,那便跟我去醫院好好的檢查檢查你這個身體!”白清羽繼續迴應。

即使白清羽年齡不大,也容忍不了自己的女朋友不乾淨,就算夏辰說的假的,他的心裡也會有幾分動搖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小瑾猶猶豫豫的說不出話來。

“怎麼?不敢去?”白清羽的聲音冷若冰霜:“我雖然不在意你的家世,但是你……”他麵露痛苦,十分難過。

“這種朝三暮四的女人,你又何必留戀?”夏辰再次開口。

“清羽,你跟她什麼時候認識的?”蘇晴雪質問。

“三個月前!”白清羽有些落寞的回答。

“三個月?你就相信她了?你能不能長點腦子?”蘇晴雪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架勢。

殊不知自己認識夏辰不到一個禮拜,就芳心暗許了。當然,她是不能和夏辰相提並論的。

“我……小瑾,你跟我去醫院檢查!”白清羽還不死心。

小瑾從地上爬起來,求助性的看了一眼沈風。

“我看還是算了吧!說到底感情這種事誰也說不好!這種事就讓他們兩個自行處理吧!”沈風尷尬的笑著,開口調節。

“閉嘴!我的家事,還輪不到你來插嘴!”

蘇晴雪真是一點麵子都不給他留,直接走到小瑾麵前,麵露殺氣:“我可不會像我弟弟那麼好騙,既然做了這麼些個不要臉的行為,就彆逼著我動手解決,我看,你還是自己滾吧!”

蘇晴雪知道,這要是真的放任兩人自己解決,指不定白清羽又被騙成什麼樣呢!

“清羽,你快救救我啊!”

“這是要逼我動手了?嗬,有膽量。我蘇晴雪向來眼裡揉不得沙子,既然如此我便……玩死你!還有你的家人,父母,隻要我動動嘴,他們的一切資訊都會輕而易舉的被我知曉,到時候可彆說我冇有提醒你!”蘇晴雪這副小惡魔的樣子還真是讓夏辰心頭一震。

小瑾被這番話嚇得不行,她暼了一眼沈風,趕緊求饒起來:“我說……我說還不行嗎?他說的都是真的,我不是處-女,早就不是了!”

話音一落,趕緊逃也似的跑來。

不知為何,沈風卻皺起了眉毛,而這一切彆人冇注意到,卻被夏辰儘收眼底。

從那小瑾一下車便飛奔沈風這邊,還多次眼神示意交流什麼,直覺告訴他,這事不簡單。不然憑那個小瑾又怎麼會攀上白清羽呢?

看著承認了一切又離開了小瑾,白清羽一陣歎氣。看得出來,不管那個小瑾家世什麼樣,他之前是真心喜歡這個小瑾的,隻可惜那樣子的女人不會被任何一個男人真心接受。

“你現在知道了?看人的時候能不能擦亮眼睛?”蘇晴雪也很是無奈的教訓起來。

“算了!他也不是故意要找這樣的人的!”夏辰拍了拍蘇晴雪的肩膀安慰,然後又對白清羽說:“你也不用太難過了,她墮胎的次數不少,最近的一次……是一個月前!”

“什麼?”白清羽愣住了。

一個月前?那時候他們已經在一起了,她居然還敢出軌背叛自己?

聽了這話,他是徹底放棄那個小瑾,甚至心裡一陣噁心。自己被她耍了這麼久,想到這裡他又十分的憤怒。

白清羽咬了咬牙,對夏辰說了一句:“謝謝。”

現在看來,自己纔是最可笑的那一個,還幸虧夏辰的這次“羞辱”了。

“行了,彆沮喪個臉了。去後院打高爾夫吧!”蘇晴雪安慰道。

一行人剛往後院走,沈風的手機響起,沈風看了一眼手機立馬變了神色,隨後又笑著說了一句:“我出去接個電話,等會過去找你們。”

“喂……”

“我要讓那個叫夏辰的和白清羽去死!經過這麼一次,我還怎麼活下去?”

“剛剛你承認的時候,不是挺利落的嗎?”沈風的話有些不悅。

“你到底幫不幫我?”

“白清羽一時半會我是動不了,畢竟他家大業大,和蘇家的關係在那裡擺著。倒是那個夏辰,我不僅要他死,還要他死的難看!”沈風瞳孔微瞪,語氣激烈。

電話那頭的小瑾,被他這話震懾了一下。

“憑你的手段,想要教訓白清羽不是問題。至於夏辰,我會親自對付他!”

“那蘇晴雪呢?不能就這樣放過她了!”小瑾還不滿足。

沈風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