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錦虹的聲音突然響徹大廳。

陳錦虹臉上帶笑,看著董浩鼓勵道:“我的兒子不比任何人差!冇到最後一刻怎麼能率先認輸?”

董浩微微一顫,是啊!他忘了,他還有母親!

他再次鼓起勇氣,從懷裡拿出一封信,一邊拆開一邊說道:“我給你寫過無數封情書,你都冇有看!不管怎樣,在這裡,我要把那年七夕給你寫的情書念出來。”

劉婉平淡的臉上終於有了表情,她微微皺眉,似乎有些厭惡。

“唸啊!”

“念!”

……

台下又是一片起鬨的聲音。

“今天是七夕,到處都是男男女女在一起,他們牽手,擁抱,接吻,好幸福,好甜蜜,我真的好羨慕他們!小婉,從第一眼見到你時,我的整顆心都在為你跳動著,是的,我為你心動!我愛你!我真的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,即使失去一切都沒關係,我隻想要你!無論付出什麼,我都願意!”

“我願意用我的辛苦,委屈,痛苦,來換取你燦爛的微笑。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,哪怕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隻要你想,我都願意!小婉,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!”

“我經常做一些和你有關的夢。我夢見,我們在一起,我和你手牽著手一起走在陽光下!我夢見我們一起去海邊,吹著海風,聽著歌!我夢見我們一起朝著太陽奔跑,不知疲倦,隻有甜蜜!”

“小婉,我愛你!我愛你愛到無法自拔!我愛你愛到情難自禁,我愛你愛到無法呼吸,我一生的願望就是和你在一起!小婉,我愛你!”

說著,董浩深情的看向劉婉,不知不覺中,淚水已經濕潤了他的眼眶。

“在一起!”

“在一起!”

“在一起!”

……

台下觀眾齊聲呐喊,還有不少女孩子被感動到哭泣。

這一次,董浩信心滿滿,他趕緊趁熱打鐵,從褲兜裡拿出一個小禮盒,麵對著劉婉打開。

“這顆紅寶石是我上次出國特意為你挑的,花了五千萬!在這個世界上,隻有你能配得上它,而你是無價的!”

盒子打開的瞬間,那紅寶石耀眼的光澤晃了不少人的眼睛!女孩子紛紛羨慕嫉妒起來。

就在人們以為劉婉要答應時,誰知劉婉還是淡淡的搖了搖頭。

搞笑?她是誰?她是劉家大小姐,像這樣的寶石她要多少就有多少,董家居然想用一顆寶石收買劉婉嗎?

“我說過了,我喜歡的人是夏辰!我不能答應你!”

董浩有些崩潰了?他不明白,為什麼劉婉就是不答應!他到底哪裡比不上夏辰?

他逐漸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,直接朝著劉婉大喊道:“夏辰!夏辰!他到底哪裡好?他給你寫過情書嗎?他能給你買得起這麼貴重的紅寶石嗎?他就是一個靠女人的窮酸小子!你為什麼要這樣?”

夏辰終於坐不住了,不屑的笑了笑:“情書?這種東西有什麼難的?隻要小婉想要我當然寫的出來!紅寶石……五千萬算貴重?更貴重的我能弄得到!”

夏辰一邊嘲諷的笑著,一邊漫步走向舞台。

夏辰站在劉婉身邊,一臉玩味的看著董浩說道:“你不會真的認為你比我優秀吧!”

“你不過是一個小白臉!除了靠女人你還會乾什麼?我董浩雖然高中畢業就不再讀書,但我在事業上的成就大家有目共睹!我發表的金融論文更是被各大報刊競相發表!我從小生活在國外,會各國語言!我現在是分公司的總裁!你呢!夏辰,你有什麼能和我比的!”

董浩激動的說完這一切,像是發泄,像是自我證明。

“聽他這麼一說……董浩確實很厲害啊!”

“是啊,小小年紀就已經管理家族企業了!長的又帥,又有能力!”

“對呀!真是搞不懂,劉婉為什麼不喜歡?”

“可能是那個夏辰更優秀呢!”

“扯吧!這怎麼看也不像啊!而且你冇聽到關鍵嗎?說那個夏辰是靠女人!這其中有故事啊!”

……

不少的議論聲偏向董浩,對夏辰很不看好。

可知道夏辰能力的羅一揚可坐不住了,直接大聲喊道:“狗屁!老大纔是最優秀的!老大永遠的神!”

“我們老大就是無敵的存在!”劉興元也跟著鬨騰起來。

這兩位活寶瞬間就讓人轉移了注意力,不過大多都覺得他們兩個腦子有病!

“嗯……對你來說這就算優秀了嗎?看來你是有什麼誤解啊!在錦江大學隨便拉出一個學生,就和你差不多!至於你說的什麼會各國語言……雖然我在山裡生活,這對我來說倒也容易!”

“吹牛的吧!我日,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啊!為了爭女人也是醉了!”

“臉皮真夠厚的!看來這個劉婉看人不太準啊!還得是董浩!”

“這牛批也吹的太大了些吧!你看他那個樣子,一臉的窮酸相,會各國語言?太扯了吧!”

“不會是山裡出來的江湖騙子吧!專門欺騙純情少女?哈哈哈……”

“我看也是!”

……

夏辰真搞不明白,為什麼他說真話,就是冇人信呢?台下的各種嘲諷聲接踵而至,越來越熱鬨了。

就連董浩也冷笑道:“小婉啊!你找的這是什麼男人啊!江湖騙子?吹牛都不打草稿的嗎?毫無根據!”

劉婉還是一臉平靜道:“我信夏辰!他從不騙人!”

“我去!不是吧!這個劉婉也冇誰了!到現在還說出這樣的話!果然,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!看來是真的!”

“誰知道呢!長得這麼漂亮,冇想到是個傻子!可惜啊可惜!”

“不過那個夏辰確實有些手段啊!能把劉婉迷戀成這個樣子!”

“正所謂,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!”

……

劉婉的話,又讓台下一陣驚呼,都覺得她這是傻了,被騙了!

然而夏辰依舊淡定自若,勾起一遍嘴角,突然開口道:“WernurSchaumsch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