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反倒是那個劉婉,遇事波瀾不驚,性情溫順,端莊又大氣!而且長的也漂亮!實在是讓我欣賞!”

聽到這裡,董浩有些著急:“可是現在說什麼也來不及了!我和然然都要訂婚了!”

“確實有些為難!不過……想要改變主意也不是不可能的!那個夏辰可是何瀟雨的男朋友,儘管劉婉冇有表現出來什麼,但她心裡一定不好受!阿浩,不如你趁這個機會向劉婉表白!”陳錦虹勾了勾嘴角,眼神閃過一道精光。

“可是……可是那個夏辰一定會生氣的!惹怒他也得不到什麼好果子吃!他的背後可是何瀟雨啊!”董浩皺著眉頭,有些焦慮,有些害怕。

然而陳錦虹卻笑了:“嗬嗬嗬……我的傻兒子!你好好想想,你要是搶走了劉婉,最高興的是誰?你怎麼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!何瀟雨!”

“何瀟雨?是何瀟雨!對!他是何瀟雨的男朋友,如此看來,劉婉是在和何瀟雨搶男人啊!如果我表白,不但能和劉婉在一起,還能幫助何瀟雨得到夏辰,和何家攀上關係!也好彌補今天的事!”董浩恍然大悟,開始有些興奮。

這可真是一箭雙鵰的好主意啊!

“不僅如此,說到底這次和何家的矛盾,都要怪然然這潑辣的性格!如果你娶瞭然然,難保何家不會再次發難!你要是主動拋棄然然,順便再把一切過錯推脫到然然身上,那麼何家隻會高興,說不定還會和我們董家合作!這可是一舉三得啊!”

陳錦虹的話一點一點的推敲著董浩,讓他開始動搖。

董浩皺起眉頭,細細思慮,越發覺得陳錦虹說的有道理,而且自己還能抱得美人歸,何樂而不為呢?這可是他能得到劉婉唯一的機會,他不想輕易放手。

可是,然然怎麼辦?

“怎麼樣?阿浩,已經決定了嗎?”陳錦虹已經忍不住,計劃成功的笑容已經掛在了臉上。

“可是……媽,然然怎麼辦?這樣做會對不起然然的!這麼多年,她對我都是真心實意的!這樣做,恐怕會傷了她!”董浩皺著眉頭,於心不忍的樣子。

“阿浩!我告訴過你很多次了,身為董家的繼承人,一切都要以事業為重!你要是覺得對不起然然,大不了給她想要的,男人嘛!有幾個女人又算得了什麼?你讓她做你的情人就好了!給她想要的!以然然的身份背景,本就做不了你的正妻,做個小妾倒也是抬舉她了!”陳錦虹冷著臉,原本那副慈祥的麵孔徹底不見。

董浩糾結猶豫了,半天,不過最終還是點點頭說道:“媽說的有道理!好,我都聽您的!”

這話一出,陳錦虹笑了。

“可萬一劉婉不同意該怎麼辦啊!到時候然然恐怕也不會放過我!”董浩又開始擔憂起來。

“不同意?她有什麼好不同意的?憑我董家的身份背景還搞不定一個小丫頭?再說了,一個女孩子,想要追到手的辦法有的是!隻要你把那個夏辰比下去,再加上現場的氣氛加持,我就不信她能拒絕!實在不行還有我呢!阿浩,你不用擔心,放手做吧!”說著說著,陳錦虹的臉上露出陰險的笑容。

“嗯!好!我知道了!”董浩也不再擔心猶豫,一想到自己心儀多年的女神就要嫁給自己,他就笑得合不攏嘴。

“然然的家人嘛……就不用來了!一會我打電話,叫幾個人把然然父母攔在外麵,讓他們進不來就行了!”陳錦虹得意的勾了勾嘴角。

董浩越發有底氣,滿臉笑意的點了點頭:“一切都聽您的!”

大廳裡,賓客越來越多,而劉婉和夏辰兩人毫不在意,隻在角落裡一邊吃著點心一邊說說笑笑。

這些賓客們一個個打扮的華麗高貴,看起來非富即貴,冇有一個普通的,很快,夏辰就看到了幾個熟人,周佳韻,羅一揚,劉興元。

他們幾個都是代表自己家族來參加訂婚宴。

不過,像蘇家和何家這樣的,超一流的大家族就不會來,董家自然是攀不上的!

夏辰大口飲酒,然後暢快放下酒杯,歎了口氣說道:“我說小婉,那個然然都要騎到你脖子上欺負你了,你一直這樣忍氣吞聲,他們一定覺得你好欺負,更加蹬鼻子上臉的!”

“我又不會天天和他們打交道,不在意就好了!”劉婉還是那副笑容,淡淡的說道。

“看不出來,你還挺樂觀的嘛!”夏辰笑了笑。

又過了三五分鐘,五樓的大廳門緊閉,桌子上也都坐滿了人,接著,賓客席的燈光突然熄滅,舞檯燈光亮起。

一個端莊的女主持人手拿話筒,出現在舞台中央。

主持人麵帶微笑,用飽滿的聲音說道:“歡迎大家來到攬星閣,參加董先生的訂婚宴!話不多說,讓我們用最熱烈的掌聲請出我們今天的男女主角!”

刹那間,台下一片掌聲。

與此同時,一身西裝的董浩牽著白婚紗裙的然然登場,朝著舞台的方向慢慢走去。

董浩一臉鎮定,絲毫看不出興奮還是其他什麼情緒,而然然就顯得有些急切和焦慮。

“董浩,我爸媽怎麼還冇來?剛剛打電話也打不通,會不會出什麼事了呀?”然然小聲在董浩耳邊說道,很是著急。

而董浩卻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:“放心,他們冇事!”

女主持人看著董浩,道:“作為今天的男主角,也是我們的東道主,董先生,您有什麼想說的嗎?”說著,她把話筒遞給了董浩。

董浩接過話筒,淡淡的笑著,突然,拉著然然的手像是刻意的一樣,放開了。

然然一愣,有些疑惑的看向董浩,剛要說什麼,董浩卻率先開口。

“首先,非常感謝諸位的到來,我真的很高興。另外我還想說一件一直隱藏在我心裡的事,我糾結猶豫很久,決定還是要說!”

這話一出,然然立馬不安,他到底要說些什麼?不會是……

董浩突然轉頭,看向然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