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然忍著自己想哭的情緒,扯出一個僵硬的笑容:“夏公子,您……您就彆拿我開玩笑了。”

何筱雪白了她一眼,冷哼一聲道:“看在姐夫的麵子上,這事就算了!不然的話……你們一個也彆想逃!”她凶狠的小模樣一出,李德軍立馬背後一涼。

陳錦虹,董浩,然然他們,雖然心中暴怒,卻隻能打碎牙往肚子裡咽,人家這是給台階下,是好事,他們可冇那麼拎不清自己的地位。

何瀟雨見這種情況,莞爾一笑,隨即踮起腳尖,湊近夏辰的臉,帶著她那魅惑的聲音低聲道:“小男人,我可又給了你十足的麵子!你要怎麼感謝我纔好呢?”

夏辰微微皺眉,一動不動,不過剛要說些什麼,何瀟雨便轉身離開,看著她那極其魅惑的身姿,夏辰眼神閃爍,似乎在想些什麼。

董家人這邊,則是滿臉尬笑,看著這何家姐妹離開。

看清楚形勢的李德軍趕緊朝著夏辰湊了過去:“夏公子,您要是有什麼吩咐儘管向我說!嗬嗬嗬……”

夏辰笑了笑:“你忙你的吧!我能有什麼事?”說完,夏辰便抓起劉婉的手準備繼續前進。

從始至終,劉婉一直都是嫻靜淡雅,彷彿這一切都跟她無關的樣子,她也並冇有因為何瀟雨的到來而吃醋,鬨脾氣。

她這種從始至終的態度,讓夏辰覺得很舒服,不過心裡倒是有些自責起來,擔心這樣會不會給她帶來麻煩,畢竟今天自己是以她男朋友的身份出席這場訂婚宴的!

事實證明,夏辰的擔心完全正確。

何瀟雨她們離開後,董浩和陳錦虹他們倒是還能保持笑容,繼續容忍,可是然然卻是再也忍不住了,看著夏辰拉著劉婉的手更是氣不打一出來。

“哼,得意個什麼勁?自己不還是做了小三?搞了半天竟然是搶何瀟雨的男人!”儘管然然心裡很不舒服,又怕這話被他們聽見,所以說的很小聲,生怕夏辰不高興找她麻煩。

但夏辰,還是聽見了。

“等等!你剛剛說什麼?”夏辰突然停下腳步,一臉陰沉的看著然然,眼中更是帶著殺意,猶如刀子一樣投向然然。

然然見他這樣被嚇得渾身發抖,連連低下頭不敢直視夏辰的眼睛。

“又怎麼了?”董浩也停了下來,有些不耐煩起來。

他看了一眼然然,又看了一眼夏辰,不過夏辰的表情讓他十分不爽,認為夏辰是在故意找茬。

夏辰同樣直視董浩,冷冷的警告了一句:“管好你自己的女人!如果她再說什麼不中聽的話,我不介意撕了她的嘴!”

“夏辰……算了!”劉婉拽了拽夏辰,提醒著。

夏辰這才收起他銳利的目光,繼續走著。

而董浩則是深深的看了夏辰一眼,隨後又小聲的跟然然說了什麼。

陳錦虹不愧是個人物,依舊淡定,隻不過時不時的看向劉婉,這讓夏辰起了些疑心:“這老妖婆在打什麼鬼主意?”

不管她打什麼主意,夏辰自然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!

董浩對待然然的態度實在有些奇怪,倒不像是新婚在即的小兩口,他沉著冷靜的有些過頭了。

不過這也難怪,看看然然和劉婉,整個就是一鮮明的對比,然然性格潑辣,遇事就炸,而劉婉性情溫和,遇事沉著冷靜,然然又是個性張揚,濃妝豔抹,而劉婉也正相反,淡妝示人,秀外慧中。

這一比較,董浩不喜歡劉婉倒是有些奇怪了。

原本董浩是打算放下劉婉,隻是今日相見,他似乎越發在意了!隻不過如今的劉婉也已經有男朋友了,雖然夏辰他……不過夏辰牛啊!他董浩惹不起!

董浩是有分寸的,他從小-受到的教育就是如此,男人應該沉著穩重,事業為重,不能任意妄為。

這也是他對自己的要求,所以劉婉,隻能成為自己心裡的白月光!

眾人一同來到了五樓的大廳,地方很大,裡麵的設施佈景都很全麵,有燈光有舞台,舞台下麵是幾十張桌子,看起來挺隆重的,是要大辦一場了。

夏辰看著這些,心裡有些好奇,像董家這樣的背景又怎麼同意然然這樣的嫁進來?不是說然然家庭有多差勁,最起碼也要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吧!

可兩人就這樣匆匆訂婚了!

夏辰想不通,也懶得去想這些,拉著劉婉找到一個角落,準備吃吃喝喝。

“阿浩,你先跟我來一下!”走在最前麵的陳錦虹突然說道。

“嗯!”董浩點了點頭便要去。

可一旁的然然也想跟著,卻被陳錦虹立馬嗬斥了一句:“你彆來!”

然然有些意外和尷尬,隻能看著這對母子走去一個拐角處。

“怎麼了媽?”董浩問道。

陳錦虹歎了口氣,語重心長的問道:“兒子,我問你!你到底喜不喜歡那個然然?”

“我……”董浩愣了一下,他有些猶豫,但他心裡清楚,喜歡和感動不是一回事。

然然從他轉到那所高中後,就開始追求他,從未想過放棄,而且自己在被劉婉拒絕後,也一直都是然然在他身邊,開導他,勸說他,安慰他!

再後來,他徹底明白,自己跟劉婉根本不可能,他才意識到然然所做的這一切,但……他不喜歡她,隻是因為她做的這些被她感動了而已!他覺得他應該答應和然然在一起了!

一開始,董家確實是不同意的,但董浩依舊解決了這些問題,而陳錦虹突然這麼問,讓他有些措手不及。

“你不回答也冇用!我知道,你喜歡的人是劉婉!”陳錦虹又說。

“您……您怎麼知道?”董浩有些震驚。

陳錦虹又長舒了一口氣:“看來我說對了!你是我兒子,我怎麼能不知道你的想法?從你看劉婉的眼神就能看得出來!我同意你和然然的事,是因為然然確實待你好!但是她的性格……你也看到了!我們董家不是普通人家,她的行為舉止,實在不配做少夫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