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陳錦虹,我咄咄逼人嗎?那也是因為我何家有這個資本!”何瀟雨挑了挑眉毛,冷笑著說道。

我去,霸道!

陳錦虹的臉色更加難看,她不說話,而是在糾結。

這個時候要是卑躬屈膝的道歉,可太丟人了,可要是不道歉,被趕出去,整個訂婚宴就被毀了,影響更不好。

思來想去,陳錦虹不知如何是好,隻能乾著急。

這時,董浩再次開口:“然然,還不趕緊給何小姐道歉?”

身為當事人和董家少爺,他必須主動打破這個僵局。

“你……”然然有些為難,陳錦虹覺得丟人她就不覺得丟人嗎?

瞬間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然然身上,她真是又緊張又憤怒,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。

何筱雪笑了:“你不是很囂張嗎?不是想撕了我嗎?有本事就彆道歉啊!”

這一番話,更是刺激瞭然然,然然握緊拳頭,真想衝過去打她一頓,可是她知道,她一定不會得逞,也不能那麼做。

冇等然然做出反應,何筱雪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誒?這不是姐夫嗎?你怎麼也在這?”她突然指向夏辰疑惑道。

夏辰瞳孔放大,先是震驚,然後是不解,最後滿臉黑線。

什麼?姐夫?這稱呼何來呀?一定是何瀟雨那個妖精說了什麼!擦!

這一句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“姐姐,你看!真是姐夫!”說著說著,何筱雪激動起來。

夏辰嘴角抽搐,激動個毛線啊?

何瀟雨也是有些尷尬起來,尤其是當夏辰朝她投來那不解的眼神時。

之前發生的一係列事情,再加上和蘇晴雪的賭約,何瀟雨對夏辰還真是有些在意了,所以她就讓何家特意查了一些關於夏辰的資料和一些照片。

她想多瞭解夏辰一些,這樣才能想出辦法讓夏辰愛上自己,可惜,這些資料和照片竟然被何筱雪這個機靈鬼發現,經她這麼一鬨,何家上下都知道了何瀟雨有男朋友了!

何瀟雨真是無力解釋,更是哭笑不得。

然而這個鬼機靈還不停手,居然拿著夏辰的照片仔細觀察起來,還說什麼以後碰到姐夫,一定要讓他請客,不然她就要說他的壞話!何瀟雨更是無語了!

現在看來,不會這麼巧吧!還真讓她給碰上了!

麵對這群人的目光,夏辰壓力山大啊!

這群人都在想,能做何瀟雨的男人,豔福不淺啊!

“行了筱雪!彆胡說八道!”何瀟雨趕緊反駁。

“姐姐,你彆害羞嘛!我是不會看錯的!問問是不是叫夏辰不就好了!”何筱雪顯然不清楚情況,繼續說道。

“筱雪!”何瀟雨再次提醒著什麼。

哪知這個小丫頭直接甩開何瀟雨的手,徑直朝著夏辰走去,拉著夏辰的胳膊就是撒嬌:“你就是姐夫吧!果然,不愧是姐姐的男人,長得比照片上還要帥!竟然碰上了就得請我吃東西!要不我就在姐姐麵前說你壞話!”

夏辰皺著眉頭一臉茫然的看著何筱雪,這……什麼情況?靠!怎麼說來就來了呀!

何瀟雨看不過去,隻能跟著過去,疑惑的看著夏辰問道:“你在這乾嘛?”

夏辰指了指劉婉:“陪小婉參加同學訂婚宴啊!”

何瀟雨暼了一眼劉婉並冇有說話。

“什麼啊!原來姐夫認識他們啊!那好吧!既然是姐夫的朋友,看在姐夫的麵子上就放過他們吧!”何筱雪雙手抱胸,不屑的說道。

朋友?哪來的朋友?他還恨不得何瀟雨教訓教訓他們!

夏辰剛想解釋什麼,董浩卻說了一句:“謝謝你,夏辰!”

夏辰勾了勾嘴角:“嗬嗬,不用謝!”

他還真是不要臉,竟然恬不知恥的承認?也是!這個時候給個台階就下唄,冇有台階也要找台階啊!這樣才能保住顏麵!

良久不說話的陳錦虹,這會卻開口了:“原來是阿浩的朋友啊!”

她還真是會見縫插針啊!

陳錦虹滿臉都是慈祥的笑意,看起來十分的親切。

我去,這變臉速度,夏辰差點要吐了!太噁心了!

夏辰笑了笑,他纔不會給這個老女人顏麵:“你們誤會了,我和董浩不是朋友!我是陪小婉來參加訂婚宴的!小婉和然然是高中同學!”

一聽這話,陳錦虹立馬愣了一下,不過她反應很快,立馬知道應該從然然下手,然後趕緊說道:“然然,既然是你同學你怎麼能怠慢?好好招待!”

此時然然還冇反應過來,他不是劉婉的男朋友嗎?怎麼又成了何瀟雨的男人?

對方可是何瀟雨!那個錦江首富的千金,怎麼會看上夏辰這樣窮酸的土包子?

“什麼情況?他是何瀟雨的男朋友?”

“這是要扮豬吃老虎嗎?之前然然還說要給他介紹工作!哈哈哈……真是笑死人了!”

“可不是嘛!你看然然臉色,太尷尬,太丟人了!”

“不過劉婉……”

“人家可是何家大小姐!劉婉怎麼比得過?還不是得放手!”

……

這訊息一出,瞬間炸場子啊!不少人都小聲的議論起來,眼睛還時不時的瞥向然然和劉婉。

劉婉倒是冇什麼,然然尷尬死了,心中不停的咒罵著夏辰:“這個該死的夏辰!是故意的嗎?他早說是何瀟雨的男朋友我也不用丟這個人!氣死老孃了!”

她雖然生氣,但也明白眼前的形勢,自己要是不說些什麼難討未來婆婆歡心啊!畢竟丟臉的可是她呀!隻能犧牲自己了!

“夏公子,我之前……”然然一臉假笑,磕磕絆絆的說著。

夏辰卻又打斷:“你可彆這樣!我還打算大學畢業之後要跟著你混呢!叫你愛人給我介紹工作呀!”

這話一出,所有人都忍不住了,哈哈大笑起來。

何筱雪差點被笑死,捂著肚子,邊笑邊說:“不是……姐夫你……你跟著她混?哈哈哈……你快彆開國際玩笑了!”

麵對周圍人的嘲笑,然然咬牙切齒差點暴走,可她又不敢怎麼樣,因為董浩和陳錦虹都盯著自己,她知道,她必須忍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