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惜,被撞的女孩並不打算就此罷休。

女孩摘下墨鏡,露出一張精緻美麗的臉,她冷笑一聲道:“我不管你們是訂婚還是結婚,今天要是不給我道歉,你們的婚也彆想結了!”

女孩語氣強烈,十分霸氣,這讓夏辰眼前一亮,不過更多的還是想看戲。

這女孩的打扮雖然有些張揚,但從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高貴完全不被影響。

夏辰一眼就看出,這女孩可不是什麼普通人,再加上她敢說出這種話,想來也是有些背景在的,不會是一個好惹的主兒。

夏辰看戲看的勾起嘴角,有點幸災樂禍。

“你……你彆攔我!說什麼我都要撕了她!”然然徹底發怒,自己和董浩好不容易纔走到這一步,怎麼能讓她阻攔?

然然一副誰也不怕的架勢,說什麼都要那女孩好看。

不知怎的,董浩卻臉色難看,眉頭緊皺,似乎覺得然然給他丟臉一般,他一手鉗住然然,語氣陰沉的說道:“這裡的事我來解決!你一個女人,說話注意分寸!”

說完,董浩一下子把然然甩到了身後,然後又上前一步對那個女孩說道:“剛剛我們都有錯,我看你是女人所以讓著你,此事到此為止,你不要得寸進尺!”

話剛說完,女孩不屑的笑出聲來:“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?讓著我?大可不必!我今天就是得寸進尺了,我看你能把我怎麼樣?”

女孩絲毫不懼,揚著頭,一副女王風範,瞬間震驚了一大片人。

好傢夥,女王大人啊!霸氣側漏!

然然也是夠倒黴的了,冇等夏辰出來攪局,就有麻煩主動找上門來!

聽著女孩的話,董的臉色更加陰沉,死死的盯著女孩,眼中滿是憤怒和威脅之意,恨不得馬上動手給那女孩一個巴掌。

大庭觀眾之下他當然不會那麼做,不過然然纔不顧這一切,敢出來攪局,必須不客氣。

隻見然然抬著手,一個箭步衝上去就要打那個女孩,讓人冇想到的是,那女孩手疾眼快直接用一隻手擋了下來,隨後又用另外一隻手反甩然然一巴掌。

“還想打我?我何筱雪是你能打的?”女孩冷嘲熱諷,趾高氣揚。

夏辰愣了愣,這女孩夠暴力,小爺喜歡!

然然被這意想不到的一下直接給打懵了,她捂著自己火辣辣的臉,一臉的震驚和憤怒,眼裡除了怨恨就是憤怒。

她居然被這個小妖精給打了?而且還是當著董浩的麵,當著劉婉,當著高中同學的麵!她向來高傲,怎麼能忍得了?

怒火一下子衝昏瞭然然的頭,她瘋了一樣的大聲尖叫,然後朝著何筱雪撲了過去!

然然張牙舞爪,狠狠的朝著何筱雪的臉上撓去,卻冇想到何筱雪突然伸腿,一下子踢在瞭然然的小腹上。

白色的婚紗裙也被弄臟,自己又滾在地上。

然然冇忍住,一下子大哭起來,一邊哭一邊謾罵著何筱雪。

見這場景,夏辰眼中閃過一道精光,這何筱雪雖然不是武家但身手還不錯啊!嗯,是個好苗子!若是好好教導,假以時日必定威震錦江市啊!夏辰感歎!

看著的一些同學趕緊上前,將地上的然然扶了起來。

董浩也沉不住氣,帶著憤怒走上前去,抬手也想給何筱雪一個巴掌。

不料還是被她擋了下來。

不過何筱雪也冇得到什麼好處,防不住董浩的力氣,後退了幾步。

她雖然練過,不過也都是些防身用的功夫,皮毛而已,對付然然那個女人還行,男人她可冇那力氣。

“我從來不對女人動手!但你這個女人實在可恨!”董浩冷哼一聲,說著,還想繼續動手。

何筱雪本能後退,同時嘴裡喊著:“保鏢!”

一聲令下,兩個黑衣人立馬出現,擋在了何筱雪麵前,虎視眈眈的看著董浩。

何筱雪氣勢更甚,直接開口道:“給他打廢!一個男人居然對我這個女人出手!真不要臉!”

兩個黑衣人聽著,眼神立馬立了起來,直逼董浩。

而看戲的夏辰,嘴角的笑意更濃了!

眼看著董浩就要被打了,這會,董家的支援及時感到。

“還真是一場有趣的戲啊!接下來什麼樣,還真是讓人期待啊!”夏辰心中感歎。

來的是一箇中年婦女,穿著打扮十分貴氣又華麗,臉上還掛著淡淡的妝,身後也跟了三五個保鏢以及其他的男男女女,每個人都不是簡單的,似乎都是人物。

中年婦女剛到攬星閣的大廳,便看到了兩個黑衣人直逼董浩,便趕了過去。

“這是乾什麼?出了什麼事?”她皺著眉頭,大聲詢問。

“媽!你來了!”董浩見此迴應一聲。

中年婦女帶著這些人靠近,一下子將何筱雪給比了下去,氣勢一下子弱了。

何筱雪臉色有些難看,嘴裡嘟囔著一句:“早知道就聽姐姐的,多帶幾個人好了!”

這下,然然樂了,她笑得有些可怕,不過她還是恭恭敬敬的走到中年婦女跟前,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阿姨,您可來了!”

婦女暼了一眼然然,好奇的問:“然然?怎麼搞成這個樣子了?”

“是那個賤人!”然然臉色變得十分陰沉,眼神更是凶狠的看向何筱雪。

“是嗎?”中年婦女順著然然的眼神看去,眼神一眯。

“誒喲!你就是然然啊!我們董浩的女朋友,長得可真漂亮啊!”

“那女人是誰?竟敢惹上董家,好大的膽子啊!然然可是我們未來的董事長夫人!”

“就是,可不能就這麼被欺負了!傳出去還不笑話?”

“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!”

……

董家的親戚一個個的言辭犀利。

然然一下子得意起來,這麼多人幫著她,她還有什麼好怕的?

她之前還擔心,怕董浩的親戚眼光太高,看不上自己,冇想到這麼輕鬆!

“然然,你覺得呢?”中年婦女突然問道。

“那還用說?當然是撕了這個賤人!”然然惡狠狠的看著何筱雪,脫口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