嘖嘖,還真是能裝!都一年冇見了,她還是那個樣子!故作清高,真討厭!

然然最討厭劉婉的就是她的性格,做什麼都不爭不搶,顯得她很寬容,很大度,真是虛假!

劉婉這個樣子,她隻覺得是劉婉的鄙視和不屑於顧,她認為,劉婉一定裝的!

然然臉上閃過一絲氣憤,又趕緊笑著看向夏辰:“劉婉,他是你男朋友吧!長得挺帥!叫什麼名字?”

“你好,我叫夏辰!”夏辰直接開口迴應,接著伸手:“認識你很高興!”

然然裝模作樣的握了握,不過很快鬆開,似乎很討厭,不想和夏辰有過多接觸。

夏辰微微勾了勾嘴角,心裡暗道:“怪不得晴雪和小曼都叫我狠狠打她的臉!還真是有道理!這種女人,還真是叫人不爽!”

一行人往攬星閣走著,剛到門口,然然突然問道:“夏辰,你是做什麼工作的?”

夏辰一愣,然後淡淡回答:“我在上學,冇工作,和小婉一個學校。”

“錦江大學嗎?”然然滿眼不屑:“也還可以吧!不過我倒是覺得上不上學都一個樣!等到工作的時候也就那麼回事了!像董浩就是,高中唸完就直接去他爸公司了,現在也有一番作為,手下還管著好幾個名牌大學的研究生!”

一聽到她說起夏辰,劉婉頓時皺起了眉毛,麵露不悅。

在自己麵前嘚瑟就算了,她還敢說夏辰?夏辰在她心裡的地位可想而知,她怎麼能願意?

然然看出劉婉的異常,眼睛立馬露出了欣喜之色。

上學的時候,劉婉就一直壓自己一頭,不管自己怎麼努力就是比不過她,董浩那次也是,冇想到董浩居然喜歡她?

這一切,自己一直牢牢記得,她就是要在今天狠狠的打劉婉的臉,她就是要為高中時候的自己出一口惡氣!

“是啊!然然說的對!想當初咱們班級第六名的李飛,現在不就是在工地裡打工嗎?這種場合更是不好意思來!”

“可不是嘛!我先生初中就輟學了,自己開了個小廠子,準備招一個大學生當秘書。”

“咱們又哪裡比得上然然?然然現在啊可是咱們中最幸福的一個了!董浩不僅長得帥,家裡還有錢,你算是賺到了!”

“誒然然,以後你可得多幫幫我!你彆忘了,上學那會我們倆最要好了!”

……

你一言我一語的奉承不斷,可能是氣氛烘托的感歎,也可能僅僅是為了拍馬屁。

而這些話然然可是很愛聽,不僅愛聽,還越聽越得意,越聽越上頭,最後直接轉頭對夏辰說道:“對了夏辰,要是你大學畢業找不到工作,儘管來找我!我讓董浩給你安排一個好工作,不說掙什麼大錢,總比冇工作強!”

夏辰哭笑不得:“嗬嗬……那我還真是謝謝你了!”

“你是小婉男朋友,客氣什麼?”然然笑出聲來,可是被她裝到了。

劉婉更是冇忍住,被她這句逗的笑出了聲。

然然還以為,劉婉這是因為她的幫助而高興呢,優越感十足!

這會,突然有人說道:“董浩來了!”

話音一落,所有人停下腳步,紛紛轉頭看去。

隻見一身西裝的男人,從勞斯萊斯上下來。

男人身高大概一米八,五官分明,長相俊朗,雖然二十多歲看起來卻很是成熟,叫人不敢輕視。

“還真是董浩,還是一樣的帥啊!”

“是啊!這長相和氣質,完美啊!”

“我去,這不是勞斯萊斯小金人嗎?太酷了吧!”

“勞斯萊斯算什麼?你看他那身西裝,那可是巴黎時裝秀上的最新款,是法國設計師親手製作的!價格不菲啊!”

……

董浩的出現讓不少女生泛起了花癡,一個個的眼睛放光的盯著他看。

而然然也更加高傲得意,淡淡的笑著,迎了上去。

“你終於來了!”然然挎住董浩的胳膊,滿眼的情深意切。

而董浩,隻是淡淡點了點頭,隨後看向劉婉,又朝她走去。

“真是好久不見了!”董浩故作淡定,可夏辰還是看出了端倪,這個董浩心裡還有劉婉。

“嗯,好久不見!”劉婉微微一笑,淡淡迴應。

董浩一直盯著劉婉,甚至冇看到她身邊的夏辰,然然趕緊拽了他一下,他才反應過來。

然然臉色一沉,有些不高興,她不傻,她能看出來董浩的心思。

這都要怪劉婉,明明自己都要和董浩訂婚了,她居然還勾引董浩!真是個狐狸精!

“我們進去吧!在五樓!我爸在挪威還有事,冇回來,不過在媽在!”董浩低聲說道。

“知道了!我媽他們也快到了!”然然笑了笑。

“嗯,你一會跟我接一下家裡的其他親戚!”董浩又說。

“好!你放心吧,親愛的!我不會給你丟臉的!”然然滿眼幸福的回答。

她知道董浩家裡都是些有權有勢的大人物,她自然不敢怠慢。

董浩冇有說話,而是看到了劉婉居然挎住了一個男人,他微微愣了一下,看向夏辰,那一刻董浩的眼裡閃過一絲陰霾。

“他是劉婉的男朋友,叫夏辰!”然然突然說道。

可能是因為注意力一直在劉婉和夏辰身上,董浩一個冇注意就撞到了一個女孩。

“你乾什麼?冇長眼睛嗎?”女孩這一下被撞的不輕,直接怒了。

董浩這才反應過來,尷尬的解釋著:“不好意思這位小姐,是我冇注意!”

聽著聲音,夏辰和劉婉,還有一些同學朝著那邊看去。

“你罵誰呢?你纔是小姐!”女孩更加生氣。

可然然卻冷笑一聲道:“穿的像個技女一樣,不就是小姐嗎?”她聲音很大,恨不得所有人都聽見。

“你這個賤人!你纔是技女!!”女孩一下子大怒,大聲回罵道。

然然也忍不住了,直接就要上手:“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,你罵誰呢?老孃撕了你!”

“好了!今天是訂婚宴!彆鬨事!”董浩一下子抓住然然,提醒道。

然然想了想,也冷靜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