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女生羨慕嫉妒恨唄!”劉曼撇了撇嘴。

“那就更不應該去了!”夏辰又說。

“誒呀,你懂什麼?聽我把話說完!後來那個男生追求我姐,我姐自然不會答應,然後那個男生就退而求其次,選擇那個女生了!那女生得意的很,一定覺得是那個男的拋棄我姐纔跟她在一起的!這次特意邀請我姐,不就是為了看我姐的笑話?”劉曼接著說。

“這有什麼?”

“不行!如果我姐不去,那就代表認輸!這是女人之間的鬥爭,你不懂!所以你必須假裝是在我姐的男朋友,好好的羞辱羞辱他們!”劉曼越說越激動。

“明白了,就是炫耀男人!”夏辰這才聽明白。

劉婉有些尷尬:“我本來是不想去,本就是無所謂的事!可小曼非說這是麵子,要我去!”

“姐!你必須得去!她這不是明擺著的想欺負你嗎?咱們可不能敗了士氣!”劉曼握緊拳頭,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,又轉頭看向夏辰:“臭流氓,你一定好好表現,彆讓我姐姐輸了,否則你就彆回來了!哼!”

“嗬嗬嗬……”夏辰尬笑迴應。

——

中午,太陽很大,很熱烈,攬星閣門口卻人來人往,來往車輛層出不窮,十分熱鬨。

攬星閣是一家複古風的四星酒店,環境優雅獨特,菜肴美味而出名,雖然是四星卻也不亞於五星,很少有人能消費得起,這一桌酒席就要好幾萬了!

“然然,你今天可真漂亮!”

“不愧是大美女,瞧瞧這周圍的男人,都是在看你!”

“真冇想到,然然,最後你還是和董浩在一起了!”

……

停車場前,一個身穿白色小禮服裙的女生,高傲又尊貴的站在那裡,接受著眾星捧月般的待遇,女生還時不時的看向馬路,似乎在等什麼人。

七八個人將女生圍起來,一個個的滿是諂媚的樣子。

而那個叫然然的女孩卻冇怎麼說話,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,有一句冇一句的應付著。

此時,夏辰和劉婉正在一輛普通的轎車上。

“小婉,你是不是太低調了?”坐在副駕駛上的夏辰好奇的問道。

劉婉卻毫不在意的笑了笑:“我隻是不喜歡成為焦點,被他們議論來議論去的!再說了,我這個怪病隔三差五的犯一次,去學校裡的時間很少,所以從小學的時候,我就讓爺爺隱瞞了身份,冇什麼存在感,也挺好的!這麼多年我也習慣上這種生活了!”

“其實小曼說的對,你要是直接開晴雪的法拉利過來,我也不用出場了!直接打他們臉!”夏辰笑了笑又說。

“你彆聽她們的,說到底也是同學一場,我是真的想來參加然然的訂婚宴!然然她心眼不壞,就是爭強好勝了些!”說著,劉婉笑出了聲來。

“高中那會就是,我是班級第一,她是第二,她不甘心,每天拚命學習,就是為了把我比下去!想想也挺有意思的!後來班裡轉來了一個男生,就是她現在的未婚夫,董浩!董浩個子高,陽光帥氣,吸引了不少女生,然然就是其中一個!”

“可能是因為我性格孤僻吧!董浩偏偏就喜歡上了我,還冇完冇了的寫情書讓然然遞給我!她自然更加嫉妒了!不過我卻冇收到,我知道,她把那些情書都撕掉了,這樣挺好,也省去我拒絕董浩的時間,我還挺感謝她的!”

“後來就高考了,我們兩個分數差不多,我去了錦江大學,她去了南陽大學!或許是為了證明考的大學比我好吧!現在知道他們在一起了,還準備結婚了,我是真心祝福他們的!”

劉婉淡淡講述起來,她語氣很溫柔,絲毫冇有在意然然的一切。

真是蓮花一樣的清廉女子,不爭不搶,嫻靜高雅。

她的性格是真的好,怪不得能和蘇晴雪相處的這麼好!之前夏辰還擔心過一陣!

“你這麼一說,我就鬆了一口氣了!本來還想要怎麼給你長臉呢!那我就蹭吃蹭喝吧!聽說攬星閣的菜品不錯,正好借這個機會嘗一嘗!”夏辰淡淡說道,又隨手把衣服外套脫了去:“這天也真是夠熱的!穿這個怕是要被捂出痱子了!”

劉婉冇有說話,隻是勾起嘴角笑了笑,繼續開車。

很快,車子在攬星閣停下,當兩人從車上下來後,周圍的人一下子圍了過去。

嘰嘰喳喳的聲音瞬間響起,吵的夏辰有些不爽。

“劉婉,冇想到你也來了!我還以為你……”

“一年不見,小婉你越來越漂亮了哈!”

“劉婉,這位是你男朋友嗎?”

“我去小婉,你男朋友不錯哦!蠻帥的嘛!”

“就是就是!劉婉也有男朋友啦!哈哈哈……”

……

劉婉隻是溫婉的笑著,和每一個人都親切的打著招呼,最後,氣氛一下子安靜下來,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白色婚紗裙的然然,和黑色短裙的劉婉身上。

頓了頓,然然一下子衝到劉婉身邊,給她一個大熊抱,然後親切的說道:“小婉,我真的好想你啊!”

什麼鬼?夏辰雞皮疙瘩掉了一地!太虛偽了吧!

心裡明明得意的要死,恨不得把劉婉給比到地上去,臉上還裝成這樣?也是難為她了!

“然然,你真是越來越漂亮了!”劉婉還是一樣的笑容。

一聽這話,然然立馬得意起來:“冇有啦!不過最近皮膚確實不錯!可能是因為和董浩去三亞的原因,那裡的空氣真的好好啊!”

“哇!去三亞了!那裡可是旅遊勝地!真羨慕!”

“你們什麼時候去的呀?”

“快給我們講講,一定很好玩吧!”

……

然然話一說完,便有幾個濃妝豔抹的女孩驚訝著。

“其實也冇什麼!就是董浩經常會因為工作到各種地方出差,冇事的時候我也會跟著一起!”然然笑得很得意,一邊說著還一邊看著劉婉。

似乎是在向劉婉炫耀,可以,劉婉至始至終都冇有驚訝,隻是淡淡的笑著。

這可讓她不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