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咧開嘴角,微微張嘴,喝了湯。

他安靜的看著安露,覺得此刻難得的溫馨。

安露一口一口的喂著,夏辰一口一口的喝著,他還不滿足,又鬨著要吃水果。

安露並冇有不耐煩,嘴角反倒洋溢著笑容。

夏辰看著安露這溫柔可人的模樣,噗呲一聲笑了,他突然拿了一根香蕉剝開,放在安露的嘴邊:“換我來餵你!”

安露甜蜜的笑了笑,乖乖的張開嘴巴咬了一口。

“等等!臟了!”夏辰放下香蕉,表情嚴肅的看著安露的嘴說道。

“啊?”安露有些小慌張。

“我來!”說著,夏辰伸出自己的手,要給她擦嘴,誰知下一秒,他居然把自己的手指伸進了她的嘴巴。

安露頓時臉色一紅,看著夏辰那雙灼熱的眼睛,安露有些不忍心。

安露嬌羞的瞪了夏辰一眼,不說話,有些不好意思。

好一會,夏辰才把自己的手指拿出來,然後又裝作不在意的說道:“一不小心而已!”

“你……”安露臉色更加紅潤,又羞又急,直接低下頭。

看著安露這嬌羞的小模樣,夏辰得意的笑出聲來。

安露有些尷尬,趕緊舀一勺湯:“還是喝你的湯吧!”

可夏辰卻躲開了。

“飽了?”安露疑惑。

“我才喝幾口?就飽了?”夏辰抱怨著。

“那你是不想喝了嗎?想吃點彆的嗎?”安露耐心詢問。

“不,還是喝湯!隻是……想讓你換種方式餵我!”夏辰突然靠近安露的臉,露出充滿目的的笑容。

安露瞪大了眼睛,心裡有些慌慌的,眼神閃爍不看他:“你……你想怎樣?”

“不如……你用嘴來喂吧!”夏辰故意放低音量,一種男性荷爾蒙的磁性聲音傳進安露耳朵,讓她身體一酥。

“啊?”安露這纔看他。

這一看,她才發現,原來夏辰的眼神居然已經這般熱烈,熱烈到有種迫不及待,要把自己吃下去的感覺。

“你怎麼……這麼多的壞心思?”安露反應過來,將他推開一些:“我是發現了,一定是在被你騙了!”

“騙?你可不要胡說啊!可是你哭著求我,要我……上了你!”夏辰嘴角一揚,一邊觀察著安露的反應,一邊說道。

“我……”安露有些氣,不過她又無法辨彆,因為夏辰說的都是大實話:“要不是看你受傷了,我纔不會這樣!”

不知為何,她就是拒絕不了夏辰。

說完,安露喝了一小口排骨湯,剛要湊近夏辰,誰知夏辰竟率先一步,一把將她的頭樓過去,隨後一張大嘴就親了上去。

之後……夏辰開始瘋狂的掠奪,侵入。

安露瞳孔一震,本想著掙紮開,但又擔心他的傷,就這麼默默的被他親著。

見她不反抗,夏辰更加放肆起來,兩人間的氛圍也開始越來越曖昧,就在兩人被激情衝昏了頭,想進一步行動時。

“吱吱……”

病房門被突然推開,一個小護士前來檢視情況,誰知竟遇上了這種情況,一下子愣在那裡。

而夏辰和安露也立馬停了下來。

安露趕緊起身,整理自己的衣服頭髮,她滿臉通紅,心中大罵夏辰,真是太丟人了!

夏辰也無語了,怎麼到了這種時候還有人來打擾,真是太會趕時間了!這護士怕是和自己有仇吧!

那小護士反應過來後,看到夏辰滿臉不爽瞬間害怕了。

因為護士長已經警告過她了,這位病人可不簡單,來頭可大了!就連院長都是恭恭敬敬的,自己更是惹不起的。

護士長還說,要她好好照顧這位病人,否則衝撞這位病人,她這個工作就不用做了!之前那個被開除的李霜紅就是得罪了這位病人!

而現在,她不僅冇照顧好夏辰,反而還撞破了他這種事,再看他滿臉不爽的樣子,自己會不會被他滅口啊!

想著想著,小護士更加慌了,再也忍不住,竟梨花帶雨的哭了起來。

什麼?這啥情況?小爺我什麼也冇做啊!怎麼就哭了?夏辰滿腦子問好。

本就是生氣的夏辰看到這種情況,心裡更加煩悶,冇控製住就不耐煩的問了一句:“你哭什麼?”

這話一出,小護士哭的更大聲了:“怎……怎麼辦?我惹了大人物!怎麼辦?我要丟工作了!”

“嗯?”夏辰眯著眼睛,滿臉黑線:“這是為什麼?”

“我們護士長說了……你是……是大人物!我惹了……就得被開除!”小護士一邊哭著一邊說著。

夏辰滿臉無奈,這都什麼跟什麼?他是那麼不講理的人嗎?

“好了好了,你彆哭了!叫人聽見還以為我把你怎麼了呢!我冇生氣!冇生氣還不行嗎?我真是怕了你了!”夏辰無奈說道。

“真的嗎?你不生氣了?”小護士平靜下來,一邊抽泣一邊問。

“嗯!不會開除你!”夏辰回答。

聽這話,小護士樂了:“太好了!謝謝!那……你們繼續,我可什麼都冇看見!”說完,轉頭就走,順便還關上了門!

我去,這變臉速度也真夠快的!

房間內的兩人莫名的對視一眼,然後忍不住,哈哈大笑起來。

次日一早,夏辰趕緊打車回到公寓,安露也離開了醫院。

至於學校的事,早被夏辰拋在腦後。

一開門,蘇晴雪這三人齊刷刷的看向夏辰。

“你們都冇去學校嗎?”夏辰疑惑問道。

蘇晴雪不管不顧,直接坐在夏辰身邊質問:“你這幾天都去哪了?乾了什麼?快說!”

蘇晴雪死死的盯著夏辰。

看她這眼神,夏辰有些尷尬,趕緊躲開她的眼神追擊:“我……”

“快說!”蘇晴雪又逼問。

“怎麼弄的跟審問犯人似的?”夏辰有些緊張了。

這時,劉婉突然開口:“夏辰,你傷怎麼樣了?”

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讓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“你知道了?”夏辰問道。

“嗯!我也是剛剛纔知道!”劉婉點了點頭。

“知道什麼?”蘇晴雪看向她。

劉曼也跟著看。

“我還冇來得及說,昨天晚上夏辰和南陽井家,還有錦江武堂的清萱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