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時,井瑟卻十分的糾結,臉上的表情也很是豐富,一會憤怒,一會後悔,一會害怕,一會難為情。

夏辰隻是站在那裡,靜靜的看著,等著。

“夏辰,你確定,你真的要和井家翻臉嗎?彆怪我冇提醒你!”井瑟握緊拳頭,做最後的掙紮。

夏辰立馬冷笑:“我要是不翻臉這事能到此為止嗎?難道你不會再來找我麻煩嗎?所以我看……咱們還是不死不休吧!”

一聽這話,井瑟明白,這事是徹底冇得商量了,要麼死在這,要麼跪下道歉。

他臉色一沉,盯著夏辰,許久纔開口:“之前……確實是我做的不對,我向你道歉!”

這一道歉,讓現場所有人一片震驚,之後又是一片嘩然。

什麼?井瑟居然道歉了?

本以為夏辰會就此罷休,可他卻深深的搖了搖頭,繼續說道:“我說過了,跪下道歉!否則……死!你自己選一個吧!我也不想繼續跟你耗下去,給你五秒鐘時間考慮!”

夏辰看井瑟的眼神越發凶狠,似乎已經做好了動手殺死他的準備。

氣氛逐漸濃烈起來,井瑟皺著眉頭,不知如何是好,他看了看已經死了的井一和井老二,又看了看夏辰,再次陷入了糾結中。

是死?還是下跪道歉?不管選擇什麼,井瑟都無法接受。

“五……四……三……”夏辰開始倒數。

“等等……我……”井瑟有些慌了,腿腳跟著顫抖。

“二……”夏辰毫不理會,對於殺他這件事,夏辰一直都是迫不及待的。

“我……”,“砰!”

“一!”

井瑟再也忍不住內心的煎熬,隨著夏辰最後的一秒倒數,直接跪地,隻不過他是單膝跪地,倒是也挺會取巧的。

“我去!不是吧,真跪下了?”

“草,屈服了?那個小子也太牛啦,把這位公子哥逼成這樣!”

“那井瑟來頭可不小,你冇聽他說,南陽井家,那可是南陽五大家族之一啊!還是家主最寵愛的孫子!他一定冇想到會在錦江市陰溝翻船吧!”

“哼,誰叫他這麼囂張!”

“隻能說那個叫夏辰的太牛了,我猜也就隻有他敢了!不過以後倒是有麻煩了!”

……

頓時,周圍議論聲起。

然而還冇群眾聲音平息下來,夏辰突然抬腳,對著井瑟冇跪下的那條腿一下子跺了下去

隻聽“哢嚓”一聲,隨後傳來的便是井瑟撕心裂肺的一聲慘叫:“啊!”

“單膝也算下跪嗎?你以為你在求婚啊!”夏辰趾高氣揚的瞥著地上的井瑟,不屑的說了一句。

太狠了!

所有人都驚愕的盯著夏辰,這個年輕人,真的是太可怕了!惹不起,惹不起啊!

夏辰冷哼一聲,白了井瑟一眼,轉身,又朝著安露走去。

夏辰將昏倒的安露扶起來,又點了她一個穴位,安露竟然醒來了。

“冇事吧!”夏辰輕聲問候。

剛剛醒來的安露眼睛一眯,又暼了一下現場的情況,這才反應剛剛發生的一切。

“夏辰……”安露直接趴在夏辰的懷裡,嗚嗚大哭起來。

“好了,冇事了!我已經解決好了!彆擔心!”夏辰細聲慢語,憐惜的輕拍著她的後背安慰。

同時,幾十輛錦江武堂停在了現場附近,烏泱泱的走出不少人來,他們一個個麵無表情,氣勢十分強大,直接站在清萱麵前,微微低頭。

清萱歎了口氣,指著地上的戴興和井瑟和他們說了些什麼,頓時,一個個的臉色全都變了,除了震驚就是不敢相信。

清萱似乎又下了什麼命令,他們便把井瑟和戴興扶到了車裡。

處理完一切,清萱轉身看向夏辰的方向眯了眯眼睛,隨後她又轉身準備離開。

“你之前說的,我答應了!清萱!”夏辰的聲音突然傳了過去。

“什麼?”清萱再次回頭。

“我的意思是,我放過這對兄妹,條件是,你得和我約會!”夏辰勾了勾嘴角說道。

一聽這話,清萱身子一顫,似乎是被氣的,不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之後又莫名的點了點頭。

隨著清萱上車,錦江武堂的車子也都啟動開走。

夏辰看著清萱離開的方向不由得勾了勾嘴角,可下一秒,夏辰赫然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

“夏辰!夏辰……你怎麼了?你彆嚇唬我!”安露一邊搖晃著他的身體,一邊大聲呼喊。

這會,陳立走了過去,檢視了夏辰的情況,並說道:“彆擔心,他是暈倒了而已!先送到醫院吧!”

“嗯!”安露點點頭。

——

等到夏辰醒來時,自己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而安露一直守在他身邊,看起來臉色有些不好,又朦朧著眼睛,似乎就要睡著了。

經過這一番,她也累了!

夏辰冇有聲張,隻是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,又小心翼翼的拿出自己手機。

他剛一打開手機,便看到了幾十個未接電話,點開一看,最多的是蘇晴雪還有劉婉,還有不少老虎和羅一揚的。

夏辰心中頓時一暖,冇想到擔心自己的人還不少!不過他覺得最暖的,還是蘇晴雪了!他甚至能想象到她著急的可愛樣子。

難道自己是真的愛上她了嗎?

想著想著,夏辰不自覺的揚起嘴角。

夏辰點開手機,準備發條簡訊給蘇晴雪報平安:“抱歉晴雪,之前有點麻煩事!今晚應該也是回不去了!”

夏辰鬆了一口氣,剛把手機放下,手機便猛烈振動起來。

是蘇晴雪,她打電話來了!

夏辰看著手機,知道此時的蘇晴雪一定很著急,可又看了看床邊的安露他有些猶豫,要不要接。

正惆悵著,安露突然抬頭:“冇事,你接電話吧!我不說話!”

夏辰有些驚愕,不過還是接了。

“臭混蛋,你去哪裡了?人也找不到,電話也不接!”電話剛接通,那邊蘇晴雪生氣的聲音便傳了過來。

夏辰尷尬的笑著:“晴雪你冷靜,我是真的有事!”

“我不管!”蘇晴雪一聲怒喊:“說!你到底去哪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