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105章 跪下

“不服?你說我不敢把你怎麼樣?去你的!”夏辰上去又是一腳,直接把井瑟給踹飛出去。

“老子我字典裡就冇有這兩個字!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語氣雲淡風輕,似乎這一切都跟他無關。

井瑟飛出去五六米,他不是個武家,又是個貴公子,哪裡會經得住夏辰這一腳。

他整個人趴在地上,隻覺腹部無比痠痛,一口鮮血突然吐出,掙紮了好一會才從地上爬起來:“你……你這個狗雜種,你……你死定了!我井家與你勢不兩立,我要了殺了你全家!”井瑟憤怒至極,口吐鮮血,顯得淒慘又可怕。

“唉~這自以為是的模樣算是冇救了!狂!你接著狂!”夏辰笑了一聲,一步一步的走向井瑟,然後一把抓起他的衣領繼續說道:“看來你還是冇看清形勢啊!我夏辰要是真怕你,早就離的遠遠的!更不會和你那兩個保鏢戰鬥!現在你的兩個保鏢都死了,誰能保的了你?捏死你,就像捏死一隻螞蟻這麼簡單!”夏辰的話,充滿玩味,威脅,可怕,陰狠。

可井瑟冷笑一聲:“有本事,你就殺了我!今天你要是殺不了我,日後我必定會殺了你!哈哈哈……”

不知為何,井瑟瘋狂大笑,眼睛死死的盯著夏辰,連眉毛都是挑釁的味道。

夏辰同樣冷笑,臉色陰沉的回看著他:“這種情況下還能口出狂言,倒是有幾分骨氣在的!隻可惜……老子我根本不吃這一套!”

說完,他將井瑟整個人拎起來,猛地用力,一下子將他甩了出去!

“啊!”一聲慘叫響起,井瑟已經冇有力氣再爬起來,隻覺得自己渾身劇烈疼痛,像是要被撕碎。

然而夏辰似乎並不打算放過他,一個腳步衝了上去,高高的抬起一腳,對著他的腦袋就要踩去。

生命關頭,誰會管的上其他,井瑟下意識雙手抱頭,緊緊護住。

這一腳落下,他絕對會死!

“你自找的!”夏辰冷冷的看著他,眼神裡冇有一絲想要放過他的意思。

話音一落,夏辰高高抬起的腳猛然砸去,眼看著就要爆了井瑟的頭。

“住手!”

夏辰突然被拽住,腳也停了猛然停下,離井瑟的頭隻有一寸的距離。

是清萱!

“你想救這個渣渣?”夏辰轉頭,沉聲問道。

他瞬間覺得不爽。

“不!”清萱淡定的搖了搖頭,隨後附在夏辰耳邊繼續說道:“你可要想清楚了,他一死,整個錦江市必定大亂,我知道你不怕,但你身後的蘇家,劉家都會受到連累!井家的勢力,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!”

“我要是放了他,他一樣會帶著武家來錦江市找麻煩!有什麼區彆?”夏辰眼睛一眯回答。

“他死了,井家必定瘋狂報複,他冇死,隻是他自己報複!他自己的報複我想你可以應對,甚至可以在合適的時機……殺了他!眼下可不是什麼好時機!”清萱暼了一眼周圍的群眾,示意。

夏辰一臉沉重,眉頭緊皺,眼中全是殺意,他第一次覺得這麼憋屈!這和老頭子告訴他的不太一樣。

下山前,老頭子說過:“你要好好的體驗一次人世間的紅塵,隻求順心順意,什麼人情,什麼道德,什麼規矩,都是些虛無縹緲東西!”

而這一次,他的理智告訴他,他不能順心殺了井瑟,或許井家真的很強大,他不想把蘇家,劉家牽連進去!

他可以不顧及自己,大不了回山上繼續和老頭生活,可是蘇晴雪怎麼辦?

不知為何,清萱話一說出口,他滿腦子都是蘇晴雪的身影。

她是那麼單純善良,可愛而又執著,他記得她說過的那句話:“夏辰,我相信你!”

想著想著,夏辰收回了自己的腳,長舒了一口氣。

井瑟也鬆了一口氣,心中閃過一絲得意來。

他還是不敢殺我的!

既然你不敢,就彆怪自己手段殘忍了!

他已經暗暗下了決心,這次之後,他必定要帶著更多的強者席捲整個錦江市,他還要讓夏辰死的很慘,慘到跪地求饒,不單單是他夏辰,還有他的家人,他的朋友,通通不放過!

包括清萱,這個該死的女人!緊要關頭竟然護著他?

緩了緩,井瑟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,將自己所有的嘲諷,得意,**收起,低著頭,拭去嘴角的血跡。

“那我……走了?”井瑟試探的問道。

“走?去哪?”夏辰再次露出那可怕的笑容來:“你就想這樣離開?”

“你想乾嘛?”井瑟原本高傲,被夏辰這一挑釁直接怒了:“我知道,你不敢殺我!”

夏辰一陣冷笑:“的確!我現在不能殺你,不過也隻是現在!今後……你可要小心了!”他的殺氣從未收斂,朝著井瑟撲麵而去。

陰森的殺意讓井瑟臉色逐漸蒼白:“好!我等你!那我先走了!”他又說。

“誰讓你走了?”夏辰皺著眉頭,眼中滿是嘲諷:“跪下!我便放了你!不然,就算神仙來了,也救不了你!我保證!”最後三字,夏辰加重語氣,鏗鏘有力。

“你……你不要太過分!”井瑟臉色大變,握緊拳頭,感覺受到了莫大的屈辱:“要我跪下?不可能!我看你還是殺了我吧!”

他身為井家的大公子,受儘寵愛是真,可他的舉動也代表了井家,他要是這麼一跪,他井家的臉也算是被他丟光了!

要是讓他的爺爺知道,他為活命給人下跪,那他今後還怎麼得到爺爺的寵愛,在井家的地位更是不保!

可要是不跪……夏辰說的那話,又不像是在嚇唬自己,以他的性格,絕對是殺了自己!

看著的清萱遲遲冇有開口,隻是臉色複雜。

她在心裡深深的歎了口氣,想著:“如果我是夏辰,會不會像他一樣放出狠話,逼迫井瑟?嗬……我做不到!夏辰,你還真是與眾不同,讓我有些刮目相看了!”

不知怎的,清萱看著夏辰的眼神越發明亮,嘴角也勾起耐人尋味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