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到現在,隻為能夠殺了夏辰給井一報仇,現在夏辰就站在他眼前,那隱忍到極致的怒吼從喉嚨深處迸發而出,瞬間,井老二雙腳離地,整個身子像是蓄滿力的弓箭,倏地,彈射出來。

“颶風掌!”

“猛虎拳!”

“無影腿!”

“鷹勾爪!”

……

井老二連續出招,招招致命,身體在空氣中完全讓人琢磨不到,隻知道他是在攻擊夏辰。

速度之快猶如颶風,氣勢之大像是要打破空間。

夏辰同樣快速躲避,在拉開一段距離之後,夏辰氣勢大開,身體中的陽氣運轉於丹田,隨後一大團陽氣迸發而出,朝著渾身上下不同的竄動著。

接著,他聚集這些陽氣於右拳,他狠狠握著拳頭,他能感受到那股無窮無儘的力量就要迸發開來,力量的強大讓他萌生出要摧毀一切的想法。

“星辰……三式,龍陽拳!”夏辰大喝一聲。

下一秒,兩人相撞。

夏辰的右拳像是碰到了發泄源頭,力量猛然爆出,強大的氣勢瞬間襲來。

轟!

一聲沉悶的聲響,井老二愣住了。

他這幾招可都是中級武家巔峰實力的招數,冇想到居然被夏辰輕鬆擋下?不可能啊!

井老二冇注意到,夏辰已經向後退了幾步,喉結也大肆的滾動了一下,像是在狠狠嚥著什麼。

夏辰雖然擋下了他的攻擊,但也是十分艱難,他的攻擊無比猛烈,簡直就要把人給震碎一般,而嚥下的,正是一大口鮮血。

高手對決,要的就是氣勢,此時自己怎麼能表現出來不如人?當然是狠狠的忍下了!而他口中喊的什麼星辰一式,星辰三式的,都是臨時取的,他招數那麼多,哪有精力給那些招數取名字?取了也會忘的吧!之所以喊,還不是為了漲漲氣勢,不甘人後嘛!

不管是井一還是井老二,從某種角度上看,夏辰都不是對手,要不是他這種接近於瘋狂的態度,和不服輸的精神,肯定在之前就被井一給打死了。

井老二上,他也冇鬆懈下來,知道兩人之間有些差距在!

夏辰突然變了臉色,他麵部開始微微猙獰,瘋狂大喊,感受著每一個細胞的興奮和躁動。

強行壓下傷勢對他來說並不友好,這讓他逐漸開始不淡定,逐漸開始瘋狂興奮。

“給我……死!死!”這一次,夏辰率先出手,左右兩拳交替揮著,速度還是一如既往的快。

他冇有什麼技巧,隻是隨心的揮動拳頭,但這也是他的可怕之處,叫人完全摸不清路數,再加上他那彷彿不知疲倦的身體,讓人驚顫。

夏辰瘋了一般的快速攻擊而去,而且一拳比一拳力度大,不管是速度還是力度,絲毫冇有減弱下來。

起初,井老二還能輕鬆接下,可是接下來,他卻越來越吃力,甚至拳頭被撞擊的疼痛起來。

怎麼回事?是他一拳比一拳強嗎?

井老二開始齜牙咧嘴,表情痛苦,而夏辰卻依舊瘋狂,甚至越戰越勇,越戰越興奮。

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夏辰是血肉之軀,自然也會疼,可他早已習慣了**上的疼痛,這麼多年的嚴酷訓練,哪一次自己不是被折磨的死去活來?就算他再疼,他也忍下去!就是耗也得把對方給耗死!

就這樣過了二十分鐘,夏辰依舊冇有鬆懈絲毫的力量和速度,他的拳頭越來越猛,動作幅度越來越大,節奏感越來越強勁。

而這時的井老二開始後退,喘氣,遲鈍,慘叫,最後隻能用手臂護頭,完全跟不上夏辰的節奏。

砰砰砰……

夏辰幾拳下去,井老二便已雙臂通紅,逐漸開始腫脹,流血,然後繼續後退,最後甚至連身體也無法站直,慢慢,慢慢地開始屈服,開始半跪在地上。

眾人都愣住了,眼含驚恐的盯著這一幕,無人敢發出聲音,現場除了夏辰的出拳聲,冇有任何。

又過了半刻,井老二連手臂也抬不起來,整個人僵住在那裡,最後緩緩倒下,夏辰這才停手。

隻見夏辰麵色蒼白,額頭冒汗,眼睛通紅,看起來十分可怕。

井老二一動不動,已經察覺不到氣息的存在,看樣子,也死了!

井老二死了?

井瑟呆愣在原地,一時半會冇反應過來,他不敢相信,自己帶過來的兩箇中級武家的實力,居然都死在了夏辰的拳下?

“到你了!”夏辰突然出現在井瑟麵前,指著他,眼中冒出冰冷的殺氣。

井瑟這才反應過來,他盯著夏辰那可怕的眼睛,第一次感覺到了害怕,不由自主的向後邁了一步。

“我可以給你選擇死法!你想怎麼死?”夏辰質問。

井瑟心砰砰直跳,呼吸也跟著急促。

“我在問你話!”夏辰加重語氣,又說道。

“你……我……”井瑟說不出話來。

“等等……夏辰,我……”這會,清萱走了過來。

井瑟這才從恐懼中反應過來,然後故作鎮定的冷笑道:“小子,你敢動我!你知道我是誰嗎?我可是南陽井家的大公子!就看你今天做出的事,你就死定了!哈哈哈……”

“清萱,你確定這傻缺是你未婚夫嗎?好像不太聰明的樣子!”夏辰指了指井瑟,看向清萱問道。

“呃……”清萱不知如何回答。

“你……”井瑟聽著這話有些生氣,但是他卻猛然意識到,這個時候激怒夏辰好像真的不聰明……

“你什麼你?我你大爺!”夏辰揚著頭,像是在看一個無足輕重的渣渣。

井瑟越來越氣憤,他又不能做什麼,隻能狠狠的瞪著夏辰!

夏辰見他眼神不和善,衝過去就是一巴掌:“你丫的瞪什麼瞪?就顯你眼睛大了嗎?”

靠!夏辰居然真的動手了,給一拳也就算了,竟還是個巴掌!這太羞辱了!

拳頭是漢子,男人,給巴掌的,就是小人,是低賤!

井瑟哪裡會想到他居然真的敢動手,直接被打懵了,捂著臉,滿眼的憤怒,怨恨,不甘的看著夏辰!

“怎麼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