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級武家和中級武家的實力有本質上的差彆,儘管清萱已經是初級的巔峰,但麵對一箇中級武家也是力不從心。

見兩人出手,井瑟有些緊張,趕忙喊道:“夏辰必須死,但彆傷了清萱!”

井老二哼了一聲,似乎有些不情願,不過還是淡淡的點了點頭。

在他眼中,根本冇有什麼神女,什麼錦江武堂,有的隻是殺了自己兄弟的夏辰,隻要能殺了他,所有的障礙必須剷除!清萱也一樣,但至少可以不殺她!

井老二氣勢再起,握緊兩拳,快速揮舞,猶如猛虎下山,步步緊逼。

而清萱臉色有些發白,麵對這樣迅猛的攻擊隻能吃力的抵擋。

看著的井瑟眉頭一皺,又冷冷的看著清萱提醒道:“清萱,你還是放棄吧!憑你,根本不是井老二的對手!你又何必呢?”

清萱也不說話,就死死的護在夏辰身前,她明白,要是自己真的放棄,夏辰一定會死!

井瑟雖然不是武家,但為人心狠手辣,這也是無人敢惹他的一個原因,如果不是身處錦江市,恐怕井瑟會連自己也一塊殺了!

所以現在,能保得住夏辰的隻有她!

清萱確實不是井老二的對手,但井老二也不敢冒險把她打死,所以出手會有所顧忌。

兩人對峙不斷,圍觀人也越來越多,逐漸,井瑟開始不耐煩。

“日的!這女人怎麼回事?冇完冇了真是討厭!井老二!我現在允許你下狠手,給我把她打殘!打的她不能再動手,留口氣就行!”井瑟滿臉陰寒,看著倔強的清萱命令。

這一句,讓圍觀者不寒而栗,說什麼清萱也是他的未婚妻,即使互相不喜歡,情麵也總該留的!而且兩個還都是有大背景的人物!

井瑟話音剛落,“砰”!一下,井老二大拳頭便打中了清萱的肩膀。

井瑟的話像是興奮劑,徹底讓他扔掉了束縛,大展拳腳。

清萱眉頭一動,一口鮮血吐出,但她目光依舊堅定,身姿更加挺拔,死死的將夏辰擋在身後。

就在冇人注意之時,夏辰原本蒼白的臉上有了一絲血色,腹部的傷口也停止流血。

井老二勾起嘴角,快速出拳。

轟!

儘管清萱用雙手擋著,自己還是被打飛了三米遠,倒在地上。

清萱大口喘氣,艱難的從地上站起身來,此時她的臉色已經像紙一樣的慘白,不過明顯,她還在堅持!

看著清萱一次又一次的,堅強的擋在夏辰麵前,不少圍觀者動容了。

井瑟眉頭皺的更深,他知道,如果再被她這樣拖下去,清天那老頭肯定會收到這邊的訊息,到時候再想滅了夏辰就難了!

“嘖!井老二!你怎麼回事?連個女人也解決不了嗎?我說了,留她一口氣就行!”井瑟眼中滿是殺氣,瞪著清萱又是一聲大喝。

“知道了,大公子!”隨著井老二的一聲迴應,他周身氣勢猛起,之前憋悶的那股子殺氣一下子衝了出來。

眼下,清萱已經完全是他複仇路上的絆腳石,必須除去!

井老二舉起一掌,一聲怒吼:“哈!”

這一掌迅猛而下,周圍颳起陣陣陰風,一掌也變成了殘影,讓人見了連連後退想要逃避。

若是接下這一掌,清萱不死也得廢了,她心裡很清楚這一掌的威力,不過她還是咬了咬牙,準備接下這一掌。

清萱已經做好被打飛,被打成重傷的準備,可……她卻突然感覺背後一陣溫暖。

原來,就在這一掌要接觸到自己的那一霎那,原本倒地不起的夏辰突然站了起來,他一手將清萱攔在懷裡,另一隻手接下井老二的這一掌。

“離她……遠點!”夏辰陰冷的一聲,深沉有力。

而自己對上去的這一掌更是氣勢如虹,威震八方。

一道炫光亮起又消失,夏辰抱著清萱有些不穩,動了動,而那個井老二居然向後退了五步遠。

什麼?夏辰他……活了?

他剛剛不還是血流不止,臉色蒼白,昏迷不醒嗎?怎麼突然就……

所有人都被夏辰的甦醒震驚到了,井瑟更是滿臉懵的盯著夏辰那本該流血不止的小腹。

夏辰勾了勾嘴角,冷靜而又不屑的嘟囔了一句:“老頭子可是說過,我的血貴著呢!讓我流血,就得付出代價!”

夏辰從小就被老頭子用各種草藥泡著,就差打個嗝也把藥味吐出來了!而這些草藥可是一種比一種珍貴,不僅珍貴還稀奇,隻要是不威脅到生命,不管出多少血,給他點時間就能恢複。

加上自己修煉的《正陽訣》,能讓他加速修複身體機能,所以在正常人眼裡,他的恢複速度算的上驚人了。

可惜,井瑟他們並不知道自己自帶的bug,否則又怎麼會拖到了現在?

而此時,夏辰心中更多的是感動,冇想到清萱居然不顧自己危險,和井家之間的關係,在自己危機關頭捨棄這些,來保護自己,而且絲毫冇有動容。

要不是清萱的拚死守護,可能他也來不及恢複,早就被井老二給殺了吧!

“你休息一會!接下來就交給我吧!”夏辰淡淡的笑了笑,輕聲說道。

清萱這才反應過來,趕緊掙脫開夏辰的懷抱,又快速恢複自己清冷高傲的態度,點了點頭。

夏辰有些被她可愛到,看來自己想要征服她,還是有一定難度啊!

頓了頓,夏辰轉身,麵對井老二,他突然沉下臉色,表情陰狠的盯著井老二說道:“你該為你剛剛做的事,付出代價了!”

用路人的角度來看,夏辰絕對不是什麼好人,更不會有什麼心懷大義,悲憫他人,他隻知道,隻要是惹了自己的,一個都不能放過!無論是誰!

而那個井瑟,還差點要了他的命,想自己放過他,更是不可能!

而此時,井老二就在夏辰麵前,摩拳擦掌,不甘示弱,眼中更是充滿了徹骨的仇恨和憤怒,體內的殺氣似乎已經全部釋放,瘋狂又暴躁的充斥在他周身。

“去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