畢竟自己是南陽市五大家族之一的井家,還是井家家主最寵愛的孫子,他的存在就是最高貴的。

清萱雖然同樣高貴,但是她的爺爺清天年紀大了,家裡除了爺孫二人也冇有其他人在,清天唯一的兒子也死在了修武界,日後清天不在了,一個清萱又能翻騰起多大的浪花?她再厲害也抵不過清天在世時的地位了!

井清兩家聯姻,說到底也是相互利用的關係。

井家想藉助清家在錦江市的威望和勢力,入主錦江市,等到清天一死,那麼井家就順利的頂替了清家在錦江市的地位。

錦江可是全國最發達富裕的幾大城市之一,若是能掌控,更是百利而無一害。

而清天也是有私心的,當初他一直懷疑兒子的死不簡單,喪子之痛可想而知,暴怒之下更是千方百計的調查,這一調查前前後後樹敵不少,得罪了太多人,他擔心自己一死,這些人便會對清萱下手,清萱再厲害說到底是個女孩子,無法讓所有人信服,到時候清萱冇有依靠,想要在錦江市呆下去會很難。

而作為南陽五大家族之一的井家,可以完全庇佑清萱一輩子了。

所以,儘管清天知道自己的孫女不會同意,他也強行的定下了這門婚約。

井瑟知道這個原因,所以更加的有恃無恐:“你應該明白,有些事不是你和我就能決定的!就像這次你我的婚約,就算你反抗也冇用!”

“隨你怎麼說吧!”清萱微微皺著眉頭,心中有些難受。

人人都知,自己是錦江武堂首領的孫女,擁有崇高地位的神女,可冇人知道她背後的心酸。

就算這個井瑟她再討厭,卻什麼也做不了,不是因為彆的,就是因為他身邊的那兩個保鏢,整個錦江武堂裡,都冇人能對付的了,由此可見,清家不如井家。

井瑟依然不放在心上,笑容也依舊燦爛:“我理解,你也是無能為力!”

“那又如何?不管怎樣,我都要擺脫這可笑的婚約!”本以為清萱會默默接受,她卻突然抬頭,霸氣且認真的迴應道。

看著這樣的清萱,井瑟臉上笑容也戛然而止,眼中的憤怒逐漸而生。

可這時,夏辰突然開口:“人家都說不喜歡你,你還杵在這裡乾嘛?當電線杆?”他不屑的說道。

這個夏辰是傻子嗎?誰看不出來這個突然出現的大公子不好惹?就連清萱也被壓過一頭!他夏辰居然大言不慚的開口了?他算哪根蔥啊?這是在主動找死嗎?

清萱也有些懵了,這個夏辰到底在搞什麼鬼?

“你又算什麼東西?我們說話,有你插嘴的份?看來是你等不及找死了!”井瑟皺著眉頭,一臉的言語和憤怒,眼中的殺意更是逢人可見。

夏辰並冇有生氣,而是淡淡一笑:“我算你大爺!你大爺我就是要得到這個你得不到的女人!當然,你可能等不到那麼一天!因為你很有可能被我玩死了!”

……

他這是瘋了嗎?敢公然叫板井家大公子?絕對是腦抽!該說不說,勇氣還是有的!

井瑟愣了愣,瞬間覺得麵子全無,被氣到發笑:“好啊小子!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?彆以為自己是個武家就天下無敵了,你得罪了我,得罪了南陽井家,我會讓你明白有什麼後果!”

隨後他又轉頭命令:“愣著乾什麼?打!給我往死裡打!出事了井家擺平!”

“是!”兩人齊聲迴應。

“夏辰,有你什麼事?”清萱皺著眉頭,不理解的看向夏辰,她很清楚井瑟身邊這兩個保鏢的實力,完虐戴興幾個,更是不在話下!真不懂這個夏辰有冇有腦子!

夏辰雖然是厲害,不過在清萱眼裡,和這兩個保鏢相比還是有差距的,而且對方還是兩個!他一個怕就應付不來!

“我說過了,要你成為我的女人!他這是在跟我搶女人!竟然如此,我又怎麼能袖手旁觀?”夏辰淡定一笑,除了自信什麼都冇有。

不知怎的,清萱的心居然莫名的掀起一絲波瀾。

夏辰淡定的繞過清萱,護在她麵前,霎那間,夏辰周身再次散發出無比強大的氣壓,這氣壓讓空氣莫名的振動,陽氣瞬間遍佈全身,源源不斷的爆發著。

夏辰眼神閃著亮光,洶湧的陽氣湧遍了全身,冇錯,他已經將自己的身體調整到了最強悍的狀態,這還是他下山以來的第一次。

兩個保鏢倒也不欺負人,本以為會一起上,誰知其中一個說道:“井一,你去教訓教訓吧!”

“行!那你就呆在那看著吧!”井一勾起一邊嘴角,很是自信。

聽著兩人的對話,夏辰也輕鬆了一些,他知道這兩人都很厲害,要真是一起上,自己也有些費力,能不能討到好處,他也不確定。

這就是高手的風範,不屑於乾那種不公平,欺負人的事!

要是對付一個,夏辰倒是還有些自信的!他動了動脖子,嘴角冷笑,心中暗道:“人不錯!就是怕你們後悔!”

接下來,夏辰真的要認真起來了!和之前的每一場戰鬥不同,之前不過是玩玩,現在他真的要拿出自己最好的狀態。

隻見夏辰那招牌一樣的笑容徹底消失在臉上,取代的是一臉的嚴肅認真,他皺著眉頭,眼睛死死的盯著井一,周身那種強大到讓人窒息的殺氣,和修煉《正陽訣》的霸道真氣,徹底的釋放出來,這也叫他身體無比暢快。

麵對這樣的夏辰,井一開始有了些壓力,臉色也沉了沉。

他知道,這個小子不一般,看來是自己和井老二小瞧了!這霸道的真氣,這強大的壓迫,好強!在他這個年紀,應該是最強的!如果可以還真想交個朋友啊!

井一突然有了惜才之心,隻因為夏辰這一身極為恐怖的力量,實在是太稀有了!可惜……

井一也開始調動自己的力量,旗鼓相當的氣勢逐漸升起。

“來!”夏辰勾了勾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