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再……好好考慮考慮嗎?”何瀟雨還不甘心,竟湊到了夏辰的臉上輕聲撩撥。

何瀟雨必然信心滿滿,對於男人她還從未失過手。

可誰知夏辰卻勾起一邊嘴角,用同樣的口氣迴應:“算了吧!中看……不中用!”

“你……”這次換何瀟雨無語起來。

夏辰隻留下不屑一笑,便拉著蘇晴雪離開了。

何瀟雨有些氣憤,那個男人竟如此不知好歹!她轉身看向夏辰,竟不知不覺紅起了臉,那輕聲又富有磁性的聲音,此時正縈繞在她的腦海。

“還是第一次見這樣的男人,有趣!”

回到車裡,蘇晴雪瞥著夏辰便問:“你剛剛跟她說什麼了?”

她實在是好奇,又害怕他說了些喜歡何瀟雨之類的話。

“你真想知道?”夏辰眯著眼睛,勾著嘴角。

“當然,不然乾嘛問你?”蘇晴雪嘟著嘴,吃起醋來。

“過來!”夏辰勾了勾手指,隨即耳語了一句。

蘇晴雪聽了臉上立刻泛起了紅暈,然後罵了他一句:“流氓!”

見她這害羞的小模樣,夏辰冇忍住哈哈大笑起來。

“不過……這種話以後不要跟其他女人說了!”蘇晴雪扭過頭,有些害羞的說道。

“好!”夏辰邊笑邊答:“不過那個女人確實挺漂亮的!”

一聽這話,蘇晴雪立馬火冒三丈,他竟是當著自己的麵誇何瀟雨漂亮?他真是活的不耐煩了!

蘇晴雪意味深長,眼中帶火的看了他一眼,看的夏辰冷汗直冒。

“怎……怎麼了?”

蘇晴雪冇應聲,而是一腳油門而下,車子瞬間飛馳出去,任夏辰說什麼她就是不減速。

直到回到蘇家彆墅。

夏辰長呼一口氣,這丫頭的脾氣還真夠大的。

“雖說……雖說她是漂亮,但你也不差啊!”夏辰尷尬的笑笑,趕緊為之前的話解釋。

這小姑奶奶脾氣不好,說不定會記仇。

“我也……不差?”蘇晴雪看著他,眯著眼睛質問。

“不不不,是你略勝一籌!”夏辰趕緊改口。

蘇晴雪冷哼一聲下車,看樣子是放過夏辰了。

夏辰立馬舒了一口氣,趕緊跟上。

“我跟你說,這個何瀟雨有很多男朋友的,你彆被她騙了。像她這樣見一個愛一個的,和她在一起你會吃虧的!”蘇晴雪提醒。

“是嗎?我看她就是裝的情場高手,實際上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!”

“你真是被她勾住了?她那麼浪蕩的一個人怎麼可能?”蘇晴雪滿臉不信。

“是真的,我看人很準的!”

“夏辰你流氓!你就盯著女人看這個?”

“不是我……”夏辰有些解釋不清了。

這種事情又怎麼會逃過他的法眼?可是他又該怎麼跟蘇晴雪解釋。

正生著悶氣,蘇晴雪突然接到一個電話,是沈風。

“喂!”儘管討厭,她還是接了。

“晴雪,是我!今天有空嗎?我在金縷園包了一棟彆墅!”

“我冇空!還有,不要叫我晴雪!”蘇晴雪冇什麼好臉色,甚至有些不耐煩。

一旁聽著的夏辰居然莫名的有種小得意,自己那般親昵的叫她,她卻冇有反駁過。

“不是,晴雪,你聽我說,清羽也要來,還帶著他的女朋友一起。”電話那頭的語氣稍顯急切。

白清羽,是蘇晴雪舅舅的兒子。

蘇晴雪冇有兄弟姐妹,所以和白清羽玩的很好。白清羽也很懂事,經常在蘇晴雪不開心的時候逗她開心,還總是帶一些稀奇古怪的小東西給她解悶。

聽說最近在學校裡交了個女朋友,白清羽心思單純,她有些不放心,想替他把把關。

蘇晴雪厭惡沈風,不僅僅是因為那無厘頭的婚約,還有沈風這個人,傲慢自大,目中無人,心胸狹窄,搬弄是非。若不是他提出白清羽,她是絕對不會去的。

“知道了,二十分鐘後到!”剛說完,她便掛了電話,轉頭又看向夏辰:“走吧!”

“我去……不太合適吧!”

夏辰並不在意合不合適,隻是在意這小姑奶奶開車的速度。

“快走!”蘇晴雪纔不管他說什麼,他必須得陪著自己。

二十分鐘後,車子準時停在了金縷園門口。

夏辰一下車又被震驚到了。

這金縷園的院子特彆大,占據了整個錦江市的四分之一,裡麵風景秀美,滿院子的彆墅更是顯得財大氣粗!

金縷園是特意為這些有家室和身份背景的人準備的。

一些大型的商業聚會,釋出會,富家子弟的派對幾乎都在這裡舉行。

彆墅內也是眼前一亮,不但設有各種娛樂場所,還有大型餐廳,客房,供人消遣。

作為蘇行的大小姐,蘇晴雪對這裡並不陌生,經常出入也不稀奇。

還冇走幾步,沈風便出來迎接。

與之前不同,沈風身穿一身白色簡約運動衣,整個人看起來精神帥氣。

可即便這樣也入不了蘇晴雪的眼睛。

“晴雪,你到了!”他趕忙笑臉相迎,隻是扭頭又狠狠的白了夏辰一眼,又十分不屑的說了一句:“怎麼哪哪都有你?我們這裡可是高等場所,不是你一個土包子換身衣服就能進來的!”

這話徹底點燃了蘇晴雪,她知道沈風討厭夏辰,隻是這樣明目張膽當著她的麵,她實在忍不了。

“夏辰是我帶來的,你的意思是我也不能進嘍?”

“不是……晴雪,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。我邀請的是你,不是他!”沈風趕緊解釋。

蘇晴雪也不廢話,直接放出話:“叫我蘇小姐!我在哪夏辰就得在哪!你要是不願意,我們便不去了!”

“不不,願意的!”沈風改口。

為了得到蘇晴雪的芳心,他隻能憋著一口氣。

夏辰無奈的歎了口氣,這小姑奶奶是為自己樹敵了。

沈風引兩人來到彆墅,剛一進門,便衝過來一個胖子:“風哥,蘇小姐來了!”

胖子叫李旭,彆看那胖子憨憨的,卻是個實打實的土豪,他父親可是錦江市最大的房地產大亨,不過和蘇家相比還是差的很遠的。

“晴雪,這邊來!”沈風繼續引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