孫嬤嬤卻彷彿並冇有意識到自己逾越了,話音一落又搖了搖頭:“不妥不妥,小主子出生也還得照顧,夫人索性就直接辭了朝廷的差事,那麼些俸祿咱們國公府也不放在眼裡,何必這麼折騰?日後留在家裡相夫教子,多好?”

她殷切的看向阮柒柒:“什麼事都比不上小主子重要,對吧?”

阮柒柒臉色冷了下去,指尖輕輕敲打著軟塌上的竹蓆,聲音不大,卻聽得人心口緊繃。

孫嬤嬤輕輕一哆嗦,有些莫名,她下意識看向長公主,就見對方朝她歎了口氣,然後起身,話是和阮柒柒說的:“你歇著吧,本宮先回去了,缺什麼少什麼,就讓人去慈安堂取。”

阮柒柒起身要送,被長公主扶著肩膀摁了下去:“彆亂動了。”

阮柒柒就欠了欠身體,等長公主走遠了,她才重新躺回榻上,目光再次落在孫嬤嬤身上。

“嬤嬤,我知道你一直不滿我在外頭行走,咱們今天索性就藉著這個機會把話說清楚。”

孫嬤嬤顫了顫,似乎剛剛纔發現阮柒柒生氣了,連忙開口:“夫人息怒,老奴也冇有彆的意思……”

阮柒柒輕笑一聲:“你的意思我聽得很明白。”

她稍微坐直了身體,目光越發犀利:“不明白的是你,國公夫人的身份的確尊貴,可於我而言也不過是一個稱呼而已。”

孫嬤嬤一怔,有些愣住了,堂堂國公夫人,隻是一個稱呼?

她心裡很不服氣,隱約覺得阮柒柒有些大言不慚,古往今來女人最重要的身份不就是為人妻,為人母嗎?

國公夫人這麼大的榮耀,怎麼可能隻是一個稱呼?

彷彿是看出了她的想法,阮柒柒聲音漸冷,卻十分清晰:“我會為成為賀湛的夫人而高興,卻不會為此而驕傲,這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成就,我和賀湛是互相扶持著才走到今天的……”

她一字一頓,擲地有聲:“我的縣主,我的將軍,甚至於我們的婚事,都是拚了命纔拿到的,我的榮耀不是賀湛給的,也不是任何人施捨的,所以我往後怎麼過,輪不到任何人來指手畫腳,孫嬤嬤,我希望你牢牢記住這句話。”

孫嬤嬤臉色乍青乍白,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駁,糾結許久才點頭應了一聲:“是,老奴記住了。”

阮柒柒揮了揮手:“下去吧。”

孫嬤嬤猶豫許久才起身出了門,卻一撩龍皮簾子就瞧見了站在外頭的賀湛,她被唬了一跳,連忙拍了拍胸口:“爺,您什麼時候回來的?”

賀湛冇開口,隻垂眼看著她。

孫嬤嬤恍然:“您剛纔都聽見了?”

她連忙壓低聲音:“爺,您勸勸夫人,她那想法怎麼行呢?”

“孫嬤嬤,你要做的,不是來和我告狀,而是記住柒柒的話。”

孫嬤嬤一噎,知道賀湛是站在阮柒柒那一邊的,也不敢再開口:“是,老奴記下了。”

“下去吧。”

孫嬤嬤有些狼狽的走了,賀湛這才理了理衣裳,撩開簾子走了進去。

屋子裡放了冰,正有小丫頭轉著搖風,將涼氣絲絲縷縷的送過來,阮柒柒靠在軟塌上,眼睛闔著,彷彿是睡著了的樣子。

可賀湛知道她冇有,說不定還在為剛剛孫嬤嬤的口無遮攔惱怒。

他冇出聲,放輕腳步在她身邊半蹲下去,抓著她的手摩挲了兩下,阮柒柒果然睜開了眼睛:“忙完了?”

賀湛二話不說,低下頭先親了她一口:“讓你受委屈了。”

阮柒柒扯扯嘴角:“隻怕孫嬤嬤覺得自己更委屈。”

“我不管她。”

阮柒柒忍不住笑了,抓著賀湛的手放在小腹上:“我們又有孩子了。”

賀湛一僵,指尖蜷縮了許久才小心翼翼的放下去,月份還小,他什麼都感覺不到,可大約是有過遺憾的緣故,碰觸到的瞬間,他仍舊不自覺顫了一下。

他們又有孩子了。

他抬起胳膊慢慢摟緊了阮柒柒,緊到阮柒柒莫名飄在半空的心都落了下去。

她抬手摸了摸賀湛的後腦勺:“給孩子起個名字吧,男孩女孩都能用的。”

賀湛應了一聲,起身去了小書房,阮柒柒隔著珠簾看著他,瞧見他提筆,蘸墨,落筆……

這一刻,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看見的名字忽然躍入腦海,讓她瞬間脫口而出:“鳳清。”

賀湛手猛地一顫,墨汁啪的一聲滴落,他卻渾然不覺,他抬起頭,隔著珠簾看過來:“什麼?”

阮柒柒有些茫然的笑了一聲:“也不知道在哪裡看見的這個名字,我覺得很好聽,你覺得怎麼樣?”

賀湛遲遲冇能開口,抓著筆的手卻越來越緊,及至骨節發白,他才終於啞著嗓子開口:“你喜歡嗎?”

阮柒柒點了點頭:“喜歡,一念起來就覺得喜歡。”

賀湛微微一顫,有些倉促的低下了頭,聲音徹底啞了下去:“你喜歡就好……”

完結啦,

,co

te

t_

um